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蔺靖】争风吃醋蔺恶少(上)

800fo福利,蔺恶少系列!

目测依旧分为上中下三篇,老规矩先虐后肉~小天使们想看什么play呢?o(* ̄︶ ̄*)o

我发现我对写小孩子毫无抵抗力╮(╯▽╰)╭

 ——————————————————————

“刚出锅的糖炒栗子!江南独一家!”

“胭脂水粉卖哟——”

“您瞧瞧这料子,又滑又轻薄,正正经经的蜀绣,五十文卖您一条帕子真是赔本价了!”

灯火通明的夜市中,游人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呼喝声、嬉闹声此起彼伏,伴着仲夏聒噪的蝉鸣,搅出一派祥和富庶的气氛来。

谁知几家欢喜几家愁,那琅琊府的大少爷蔺晨却与这热闹氛围格格不入。他阴着一张脸,在人群里跌跌撞撞,百无聊赖地盯着身前几步之人——牵着蔺赋仪蔺赋书两兄弟的萧景琰。

“瞧一瞧看一看!刚捏好的糖人,各个新鲜透亮,好吃不腻!有小公子喜欢的孙悟空和猪八戒,也有姑娘们喜欢的牛郎织女和嫦娥奔月,每个只要五文钱,您看着不像就砸了我这招牌!”

“爹爹爹爹!我要糖人!”蔺赋书听见吆喝,顿时就走不动路了,眼巴巴地瞅着牵着自己的萧景琰,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这——你们刚吃了枣糕,今晚会胀食的。”萧景琰微微蹙了眉,正想拒绝,却感觉另一边袖子也是一紧。转过头看,却是面无表情的蔺赋仪也跟着扯起了袖子。

萧景琰求助似地扭头看着蔺晨,蔺大少爷却重重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去。

萧景琰一个头两个大,怎么这大的小的三个都跟着生气起来了!

那边的蔺赋书早已经酝酿好了眼泪攻势,一双继承了爹爹的乌黑溜圆的浑圆鹿眼迅速氤氲了蒸腾水汽,柔软粉嫩的小嘴唇紧紧抿了一条线,仿佛遭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委屈的神情真是见者心碎。

蔺赋仪仍旧面无表情,只是拽着萧景琰的手又用力的几分。

没有蔺晨唱黑脸,萧景琰对付这两个孩子真是左支右绌,哄了这个哄那个,很快便败下阵来。

“每人只允许吃一个啊!”萧景琰一边掏钱付账,一边毫无威慑力地训斥了两兄弟一句。

“爹爹不生气!”蔺赋书费劲地踮起脚,一只手拽着萧景琰的衣襟,另一只手举起刚拿到孙悟空的糖人,摇摇晃晃地往萧景琰嘴边递,“阿书请爹爹吃糖人!”

蔺赋仪僵着一张脸,悄悄踩了他的兄弟一脚,同样举起了糖人:“爹爹,吃。”

萧景琰被他俩献宝似的神情噗嗤一声逗笑了,蹲下身一手环住一个,在两个水灵灵白嫩嫩的儿子脸上分别亲了一口。

“爹爹不吃,你们吃吧,乖。”

两个小孩儿嘟着两张泛着油光的嘴,啪叽一下又亲了回去。

蔺晨在后面,看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异彩纷呈好不热闹!

七岁八岁讨狗嫌!这俩小破孩哪里是人,分明是人精!

(显然蔺大少已经气愤到忘记自己的两个儿子只有五岁的事实了。)

自从有惊无险地生产之后,萧景琰便落下了体虚气弱的毛病。谁知道这两个孩子倒是健康茁壮的很,一个赛一个地敢捣蛋能使坏,又一个赛一个地粘着萧景琰,带他们简直是操碎了心。

可能是因为蔺晨在两兄弟婴孩之时过分忙于蔺家祖业,疏忽了对孩子的管教。等他终于能喘口气安定下来之后,却发现这两个混世魔王竟跟自己生分起来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蔺晨总感觉两兄弟对自己抱有若有似无的敌意。

比如现在!

蔺晨一抬头,便看见蔺赋书正叼着糖人牵着他爹的媳妇,扭过头来朝自己阴测测地笑。

萧景琰还是浑然不知,一边用自己清癯的身躯护着两兄弟,防止他们被来往人流冲散,一边温声细语地向他们解释着街边各种千奇百怪的小玩意。

简!直!过!分!

蔺大少怒了!转身就走!

有这么干的吗!自己的媳妇!整天只顾得陪儿子!陪儿子!陪儿子!

记得上一次,蔺晨本来想趁休沐日带着萧景琰出门踏青,谁知道出发前一晚蔺赋书发了高热,吃啥吐啥哭闹不止,整个府邸上上下下百余号人谁都不认,只让萧景琰近身!于是萧景琰便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小混蛋整整一晚,等到天亮,蔺赋书的烧终于退了,萧景琰也昏昏沉沉地倒在了床榻一旁。蔺晨心疼小的更心疼大的,原本拟了近半个月的出游计划只得取消。

记得上上次,萧景琰本都答应了陪自己去苏宅做客,谁知道私塾先生忽然传来消息,说蔺赋仪又和同窗伙伴打了起来。萧景琰二话不说撂下东西就往私塾跑,留下蔺晨一个人同家仆大眼瞪小眼。之后他只得自己硬着头皮去了苏宅,还因为此事被梅长苏嘲笑了好久!

记得上上上次,蔺晨忽然想吃萧景琰做的狮子头,本来都高高兴兴地搅了肉馅,谁知道兄弟俩因为贪吃隔壁霓凰姐姐家的东坡肉上了火。萧景琰立刻黑了脸,所有肉类全部禁止,家里跟着遭了秧,一连吃了一周的白水煮青菜。

记得上上上上次……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蔺大少吃够了蔺小少爷们的醋!

哼!叫你总是陪儿子!连明天是七夕都不知道!亏我还给你精心准备了礼物!

这种风气不能惯!

蔺大少越想越生气,越想越伤心,脚下生风一般气冲冲地往回走去。

————

萧景琰在前面照顾着飞颠乱跑的孩子,实在是无暇顾及身后人的心情。他正拼命拽着蔺赋书,不让他碰路边那些崖柏古玩,忽然就看见了一家银饰铺。

老板娘他认识,是之前自己做小厮时常去的一家杂货店的女主人,结婚之前争强好胜惯了,过不惯相夫教子的普通生活,自己便又开了一家银饰铺。老板娘为人热心诚恳,卖的首饰更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哟,蔺少奶奶!”老板娘看见萧景琰走进店门,笑着打了个招呼。

同蔺晨成婚多年,萧景琰每每听到这称呼,还是会忍不住脸红羞赧。他正笑着寒暄家常,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正事。

“老板娘,我今日是想买一对银镯子……”

“哟,送蔺少爷呀?”老板娘为人直爽,嗓门也大。

“嘘——!”萧景琰比了个手势,心虚地往店外看了一眼,看着兄弟俩做贼似地给自己守着门,这才稍微舒了一口气,“我特意走快了几步,不想让他知道——这不明天是七夕嘛……”

“想给少爷个惊喜!”老板娘心领神会,从多宝阁里掏出一个盒子打开,“您可算是找对人了!”

一看见那镯子,萧景琰便欢喜地笑了开来。只见那对镯子大约一指宽,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只在收尾处刻着遒劲有力的竹节,式样简洁大方,却又俨然蕴含凌然傲骨之意。正是蔺晨和自己喜欢的风格。

“好看是好看,怕是很贵吧。”说完这话,萧景琰自己都窘迫起来。虽然蔺家家大业大,他却改不过来贫苦出身养成的节俭持家的习惯。

“蔺少奶奶和咱是什么交情,当然是打个对折卖啦!”老板娘眉眼弯弯,手脚利落地便把镯子包了起来,“有你这份心意,蔺少爷不得乐开了花?”

萧景琰笑着付了钱,正打算同老板娘告别,忽然感觉身下有人拽了拽自己。低头看,是神色戚戚的兄弟俩。

他赶忙牵了人出门,把镯子藏在怀里,蹲下身,柔着声音问。

“怎么了?”

“爹爹……”蔺赋书抽了抽鼻子,做错事被抓那般心虚地低下了头,“我们是不是欺负父亲……欺负得紧了?”

蔺赋仪没说话,却也在一旁沉默地点了点头。

“你父亲怎么了?”萧景琰微微蹙起眉,往络绎不绝的人流中看去,灯火昏黄中,却没看到那个一直在身后默默跟随的身影。

“刚刚,我们看着他忽然往回走了,本以为是去买什么东西,结果半天不见他回来……”蔺赋书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细细弱弱地嘤咛。

萧景琰明白过来,蔺晨这是生气了,自己提前回家去了。

他长长叹了口气,撑着膝站起身来,谁知起得过急,头脑微微眩晕,身体也跟着晃了晃,连着撞了几个过路人。

“爹爹!”兄弟俩着急起来,一边一个抱住了萧景琰的大腿。

“对不住,对不住。”萧景琰揉着太阳穴,同扶了他一把的路人连连道歉。不知是不是错觉,兄弟俩只觉得在纸灯笼昏黄烛火的映照下,萧景琰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爹爹,您没事吧?是不是又头晕了?”蔺赋书急得冒出了泪花,又生生憋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跟个小大人一般来回来去问个不停。

“回家。”蔺赋仪脸上也难得露出一抹焦急之色,轻轻拽了拽萧景琰的袖子。

萧景琰闭着眼定了定神,又恢复了之前波澜不惊的温柔模样,眼底一闪即逝的悲伤神色被完美地掩盖了起来。他冲焦急的兄弟俩笑了笑,一手又牵起一个。

“好,我们回家,找爹爹去。”

蔺晨……你连让我补救的机会都不给吗?

————

小孩子兴致来得快,累的也快。三人走走停停将近一个时辰,总算是到了琅琊府门口。萧景琰向守卫的仆役询问了一番,果然蔺晨早就提前回来了。

便用那镯子向他道歉罢……

萧景琰深深吸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衣襟里的事物。

——等等?!镯子呢?

萧景琰一下子慌了神,连忙又摸了一遍,仍是没有找到那对镯子。

放在衣襟里,怎么可能丢了呢?——难道是被人顺走了?有谁近过自己的身吗?

萧景琰生生一个激灵,手心都泛出冷汗来。他想起了自己头脑晕眩之时,顺手扶了一把自己的年轻人。

难道是——?!

“爹爹,怎么了?”

蔺赋书看萧景琰神色有异,不由得担心地拽了拽他的衣袖。

萧景琰回过神来,蹲下身,勉强扯起嘴角,摸了摸兄弟俩的头顶。

“阿仪阿书乖,你们先回去,爹爹出去办点事,一会就回来。你们不要告诉父亲,自己在家乖乖的,知道吗?”

“天黑。”蔺赋仪皱了皱眉,用力拽了一把萧景琰的袖子。

“爹爹不怕。”萧景琰温柔地笑笑,捏了捏二人一脸不高兴的小脸蛋,“不要告诉父亲,好不好?爹爹想给他一个惊喜。”

兄弟俩互相看看,犹豫着点了点头。

“真乖,”萧景琰在二人额头上分别轻轻吻了一下,站起身来,“爹爹一会就回来。”

兄弟俩互相拉着手,不安地看着他们的爹爹急匆匆地跑出了朱红漆的大门。

————

蔺晨在书房里胡乱翻着一本书,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甚至连自己把书拿反了都不知道。

都这么晚了,景琰怎么还没回来?

本来一心想着让景琰柔声细语地向自己道歉,现在也统统抛到了脑后。他霍地把书扔在了地上,开始烦躁地在房间里转圈圈。

这是去哪里了?——

忽然,房门外传来几声极轻的叩门声。

“进来。”蔺晨没好气地吼了一句,却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瞬间僵在了原地。

“父亲……”兄弟俩嗫嚅着 ,小手死死拉在一起。

蔺晨的心底顿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不安感。

 “怎么只有你俩回来了?景琰呢?”

他三步并两步跨到兄弟俩身前,蹲下来,眉头死死锁着。

蔺赋书犹豫着先开了口:“爹爹说……要出去一趟,给父亲一个惊喜,不让我们告诉父亲……可是爹爹出去了好久没有回来……阿书怕……”

蔺晨顿时一惊!

“他出去了几个时辰了?!”他一把抓住蔺赋书的肩膀。

“两个……两个时辰多了……”蔺赋书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终于抑制不住地啜泣出声来,“我、我要爹爹……”

——景琰!!!

蔺晨脸色铁青,猛地起身,厉声把管家唤了过来。

“你看着两位小少爷,按时睡觉,不许胡闹!”

管家一头雾水地接过嚎啕大哭的蔺赋书,一手又牵了一个默默掉眼泪的蔺赋仪,看着蔺晨连外袍都没来得及穿,就急匆匆地往外跑去。

“少爷!您这是去哪儿啊?”

“我去找景琰!”

蔺晨的声音越来越远,被夏日夜晚所特有的闷热空气蒸腾殆尽。

远处隐隐传来两声雷鸣。

管家一边哄着哭个不停的小少爷们,一边一扇扇地关了窗。

“唉……这暴风雨,就要来了啊……”

 ——————————————————————

我发现,蔺恶少的人气,远远比料青山高?

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看着自己精心栽培的大儿子不得宠,整天放出去野的二儿子却平步青云,心里也是有点奇怪的……

大家爱我嘛,好不好(づ。◕‿‿◕。)づ

评论(24)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