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楼诚/蔺靖ABO】料青山 29

楼诚+蔺靖ABO,注意是只有蔺靖ABO哟。

采用A=乾元,B=中庸,O=坤泽的说法。

只采用琅琊榜里的一些设定,但是情节内容与琅琊榜并无关系。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

都说春捂秋冻,便是因为倒春寒着实凶狠。傍晚时分,阴沉了半日的天空终于飘起雨来,黏腻冰冷,顺着人的骨头缝钻进去,恨不得从心底里泛出冰碴子来。

纵使蔺晨接到消息后便拼了命地奔回宫,却仍旧赶不上瞬息万变的局势。等他气喘吁吁地奔进芷萝宫,里面空空荡荡的,哪还有一个人在。

蔺晨咬牙切齿地跺脚,转身便向养居殿冲过去。一路上净是行色匆匆六神无主的宫人,喧哗哭喊闹作一片,搅得人脑仁生疼。远远地便看见养居殿门口聚集着一群乌泱泱的人,近了才发现不过是那些个三宫六院得了捕风捉影消息的妃子侍从,一面压低声音叽叽喳喳地议论猜测着,一面挤破了头想进去看个究竟。

这般混乱也没人管,看来里面更是风云诡谲。思及至此,蔺晨不由得皱了眉,随便扯了一个慌张跑过来的太医,打晕了抢了令牌来,想蒙混着进去。

谁知那守着宫门的侍卫查得极严,见蔺晨面生,二话不说便要把人扭起来。蔺晨不敢在这宫殿门口动武,又急迫着想进去,脑筋一转,便故意提高了声音同那些个侍卫理论争执起来,动静闹得极大。

果然,没过片刻,静妃便急匆匆地自养居殿里走出来,皱眉冷声对那些个侍卫道:“我要的人,你们也敢拦?”

侍卫见他是静妃的人,慌忙跪下来认错。梁帝遇刺,太子禁足,其他几位成得了气候的皇子又恰好不在都城,现在里面都靠靖王主持着,他们也是聪明人,可不敢得罪了靖王一派。

静妃领着蔺晨走进去,等到拐了弯阻隔了众人视线,便故意压下来步伐同蔺晨耳语。

“这时机也太巧……祁王同献王都不在金陵,誉王又犯了错,流言蜚语都有意无意地指向景琰……”

“刺客是什么人?”蔺晨蹙着眉问。

“那日赏花,我留在芷萝宫照顾景琰,便造了个身体不适的由头未去,不过听着侍从的描述,估计刺客是那大渝的皇帝渝琛。”

“渝琛?”蔺晨终于露出一丝惊异之色,“这消息可是真的?——誉王竟没制住他?”

静妃却并未立时回答,而是停下了脚步,左右看了没人,才把蔺晨拉到一处山石之后,压低了声音说了全部。

“那日在场的一个小太监说,那刺客逃之前冲着誉王喊了一句‘朕要你不得好死’,我才猜着是渝琛。”

“渝琛的确是这般睚眦必报的性格,”蔺晨点了点头,“他把誉王卖了是情理之中,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对梁帝说什么对景琰不利的话。”

“现在陛下还昏迷着,一切都还不清楚,”静妃叹了口气,远远地看着宫人自那内殿门口进进出出,“景琰一直在里面陪着,我担心……”

“现在看来,还是等陛下醒过来的好,”蔺晨强迫自己挤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伸出手去,轻轻揽过静妃的肩膀,“不用担心景琰,有我在这守着呢。”

————

萧景琰伸手挥退了端来水盆侍女,亲自沾湿了汗巾,为昏迷不醒的梁帝擦拭着脸颊。

室内燃了数个火盆,闷热而潮湿,这让几日来未曾规律饮食睡眠的萧景琰有些头晕目眩。他轻柔地动作着,手指擦过梁帝斑白的鬓角,心底陡然生出莫大的哀伤之情。

梁帝毕竟是自己的生父,如今他气息奄奄命悬一线,自己又怎么能不伤痛万分。然而他又是如此卑鄙地渴求着登上皇位,此刻再赤诚的孝心也不过是昭昭野心的借口,同誉王献王一类没有任何区别。

每每思及至此,萧景琰总会为这般冷血无情的自己感到羞耻万分,只得自虐般衣不解带地守在梁帝身边,借以希望能够偿还一部分自己的罪孽。

这些日子恰逢祁王、献王出宫,其余的皇子又实在不成气候,正是萧景琰夺位的绝佳时机。抛却坤泽身份,萧景琰也的确是一位合格的皇储,梁帝遇刺后立时便站出来掌控了全局。将宫内一切大小事务安排得有条不紊,甚至连言皇后都未曾来得及将誉王从冷宫中弄出来,将水搅得更浑。

越贵妃自然是心急的,她匆匆派人出宫传信给献王,反身又在宫里散播谣言,将矛头都对准了萧景琰。萧景琰却咬死了当日在场之人的证词,认定刺客与誉王互相勾结,以此为借口加强了冷宫的守卫,将誉王彻彻底底地软禁了起来。

略加分析之后,萧景琰也猜到了那刺客的真实身份,更知道渝琛很有可能在逃跑之前同梁帝倒打一耙,把所有罪过都推到自己身上,直叫他死无葬身之地。然而如今梁帝不醒,宫中势力空虚,倘若他不抓住机会,未来便真没有了翻身之日。

他隐忍了这么多年,又怎么能甘心!

因此,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梁帝身上。只要他醒来指认一次,死的不是誉王,便是自己。

萧景琰想着想着便出了神,满室的莹莹烛光恍惚间都跳跃起来,晃得人眼花缭乱。

“殿下……”身旁的侍女忽然压着嗓子小声尖叫起来,“陛下、陛下方才好像动了一下!”

萧景琰心悸般猛然震颤了一下,他回过神来,紧紧握着梁帝的手,一眨不眨地盯着床榻上的人。

良久,只见昏迷了足足五日的梁帝颤抖着挣开了眼睛。他毫无知觉地眯着眼,眸子浑浊而遍布血丝。似乎已经认不得床前之人为是谁。

萧景琰温和地笑起来,声音轻柔而飘忽不定。

“父皇……我是萧景琰呀。”

梁帝缓慢地眨了眨眼,逐渐死死攥紧了萧景琰的手,声音由于声带的损伤而嘶哑不堪。

“景琰……”

眼泪在那一瞬间夺眶而出,萧景琰知道,他赢了。

————

萧景琰在内室里陪了五日,蔺晨便在外面守了五日。

那一拨拨居心叵测的宫嫔装模作样地守了一日便撑不住,纷纷借口身体不适回了各自宫殿,只是每天例行公事般地过来转一遭,真假难辨地说上几句话。

本来有了太医令牌,再加上静妃的支持,蔺晨足可以进去探望萧景琰,同他商量繁杂的夺嫡事宜。然而他犹豫再三,终究是选择在外面等候。闲来无事,他便撕扯角落里的一株龙须铁,专心致志地用那叶片编出一个小孩的模样。

静妃来的最勤,提着还热乎的食盒匆匆忙忙地便冲了进来。看着蔺晨狼吞虎咽,心下不自觉地便柔软明朗起来。

“景琰怎么样?”

“还没出来呢!不过一日三餐倒是认真吃的。”蔺晨满嘴饭菜,稿都不用打地扯着谎,不想让静妃再操更多的心。

静妃笑起来,伸手摸了摸蔺晨的发顶:“辛苦你了——”

话说到一半,内室里的小宫女忽然慌慌张张地冲了出来,声音都激动得破了音。

“陛下——陛下醒了!”

蔺晨哐地一下站了起来。

外面聚着的妃子宫人瞬间也沸腾起来,慌慌张张地就想往里冲,场面顿时乱做一团。

蔺晨赶忙帮着静妃控制着场面,强压着不让人再往里冲。正想干脆点了几个人的穴,那些吵闹的人又齐刷刷地安静了下来。

这静默诡异得可怕,蔺晨只感觉不对,慌忙扭过头去。

萧景琰脸色苍白得可怕,扶着墙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在暗室里待久了的眼睛由于不适应强光而微微眯起来,让他难得地流露出几分茫然无措的脆弱。

蔺晨三步并两步,冲上去扶住萧景琰摇摇欲坠的身体。

“陛下命……抓太子,打入地牢,任何人不得求情……”

萧景琰硬撑着说完了一句话,连着熬了五日的身体终于再撑不住,软软地倒在了蔺晨怀里。

 ——————————————————————

嗯……下一章老司机就要开车啦!

每次在寝室打H,舍友就会远离我好久QAQ嘤嘤嘤

好多姑娘表示应该让蔺靖二人儿孙满堂才好,生一个是远远不够哒

别着急啊!老司机带你坐高铁~

评论(20)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