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楼诚/蔺靖ABO】料青山 25

楼诚+蔺靖ABO,注意是只有蔺靖ABO哟。

采用A=乾元,B=中庸,O=坤泽的说法。

只采用琅琊榜里的一些设定,但是情节内容与琅琊榜并无关系。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

且说蔺晨在暗处偷窥了誉王的行踪之后,当下也来不及多想,抱着怀中昏迷不醒的人儿悄悄潜进了芷萝宫。由于静妃是坤泽,宫里的侍女奴婢也便大多以中庸坤泽为主,萧景琰一身清冷梅香飘过,倒也没有引起骚动。

静妃急匆匆地迎上来,看着蔺晨怀里自己苍白脆弱的孩儿,霎时便簌簌地落下泪来,伏在床边,抚摸着萧景琰的脸颊无声地哭泣。

蔺晨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是百味杂陈万般不忍,但他却不得不揽住静妃的肩膀,柔声打断了她的抽噎。

“静姨……时间紧迫,我还得需要您帮忙。”

静妃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缓缓坐直身体,红着眼眶听蔺晨将事情来龙去脉复述了一遍。蔺晨生怕刺激了静妃,萧景琰受的苦皆被他略去未提,只是三言两语寥寥概括了重点。

静妃听完,愕然瞪大了眼睛,死死攥住手中的帕巾。

“太子、太子竟然——?”

蔺晨点了点头,幽森冰冷的眼眸中波涛翻涌,酝酿着一场毁天灭地的风暴。

“却没料到渝琛追着我进了宫……只怕我要晚去了一步,景琰便会遭人毒手了。”

“如今……那大渝皇帝还留在冷宫,而且还中了……那种药,”静妃显然没有料到,自己无心配置之药竟然如此巧合地发挥了效用,心里也乱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我——我也没有解药……”

“这却是我们除掉太子和渝琛的好时机,我想了这般对策,您且听听,”蔺晨垂下眼帘,柔软而深情地望着因情龘欲而微微蹙起眉头的萧景琰,苦笑着伸出手,掖了掖四周的被角,“只是暂且苦了景琰。”

————

距离冷宫愈近,那浓郁的寒梅清香便愈发醉人。这香气对于乾元来说,简直是致命的诱惑。誉王就如同饮尽了数坛百年陈酿一般跌跌撞撞,活脱脱一副醉酒上头的模样。

斑驳婆娑的树影遮蔽了清冷的月光,誉王摸索着踏进了内室中,贪婪地嗅着空气中醉人的芳香。可惜他却是被情龘欲冲昏了头脑,生生没有察觉出那香气逐渐褪去了腊梅的清甜,倒多了一丝牡丹的妖艳。

借着一丝透过窗棱的月光,誉王隐隐约约地看着有个人影伏在了地上。那人的袍襟已经在挣扎中散乱开来,露出一截白皙莹润的腰身。

坤泽的香气如同一支羽毛般,不轻不重地挑拨着誉王的最后一丝神智,他喘着粗气将人从地上拽起来粗暴地扔在床上,接着自己也欺身压了上去。

身下人显然被吓了一跳,挣扎着想要推开色龘欲熏心的誉王,无奈手脚无力四肢酸软,推拒的动作倒仿佛像欲迎还拒一般。

誉王什么刚烈清高的美人没有见过,如今更是迷迷糊糊地想着,自己这七弟也真是如想象的那般清冷高洁,兴致便愈发高涨起来。誉王贵为太子,从来都是别人取悦他,他又哪里懂得伺候别人的道理。当下便粗暴地撕开了身下人的亵裤,不顾那惊恐而嘶哑的抽泣求饶,直直捅了进去。

“啊啊啊啊啊——”

身下人陡然爆发出一声惨烈的哭叫,身体僵直成了不可思议的弧度,接着重重跌落到床铺上。

誉王也是痛极,心里隐约怀疑为何坤泽的身体竟然这般干涩紧致,无奈脑中神智昏忙转不过弯来,只得伏在身下人的耳边,喘着气粗声安慰。

“七弟……放松点……挤死兄长了。”

说罢也不待身下人反应,继续不管不顾地往里冲去。

一晚颠龘鸾龘倒龘凤,誉王当真食髓知味,也不知自己究竟发泄过了几次,只知身下人未曾配合过自己,从咒骂变成抽噎,从抽噎变成求饶,直到最后声音渐渐弱下去,跟死人一般毫无反应。

誉王倒是满足的紧,这是他从未在自己的妃子身上体会过的绝妙味道,直到最后累极了,便将身下人紧紧箍在怀里相拥入眠。入睡之前,誉王还迷迷糊糊地想着,等到自己当了皇帝,一定要给这美味绝伦的七弟一个妃嫔的名分。

谁知他这梦还没做多久,便被宫外一阵吵闹喧哗给惊醒过来。

被扰了清梦的誉王混混沌沌地睁开眼,下意识地给身旁昏睡不醒的人掖了掖被子,压着声音怒喝:“混账!怎么做事的!”

门外却没有平日里守着的小太监答话,窗外仍旧嘈杂着,似乎起了什么争执。

誉王隐隐觉得事情不对,正当他恍惚回忆起自己是在萧景琰的冷宫中过的夜时,窗外忽然传来一声尖锐而僵硬的喊叫。

“皇上驾到——”

————

梁帝怔愣地看着眼前这一片狼藉。

屋子里还充斥着乾元和坤泽结合后特有的淫龘靡味道,太子早已屁滚尿流地从床上爬下来,连裤子都没提好便慌张地跪倒在地上。床上原本洁白的被褥被鲜血和白浊液体染得触目惊心,一个赤龘身龘裸龘体的年轻男子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连这般吵闹也未曾醒来。

一旁的太监慌忙上前想将那男子拖出去,谁知触手肌肤一片滚烫,竟逼得他生生撤了手。

“陛下,这人发着高烧,怕是再不救便……”

梁帝只感觉眼前一片惨白,怒到极处竟莫名冷静下来。他定了定神,走到大气不敢喘的誉王身边,一脚踹上去。

“你干的好事?”

誉王正欲张口辩解,将罪名都推到那人身上,谁知还未曾出声,门外又有太监轻声通报。

“陛下,静妃漏夜前来,似乎有什么要紧之事禀报。”

一经这般提醒,梁帝才反应过来——这冷宫本是关押着萧景琰的,当下点了点头:“让她进来。”

誉王跪在地上,冷汗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下来,脑子混沌一片,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中了什么套路。

为什么……为什么萧景琰换成了个不认识的陌生男子?为什么梁帝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静妃匆匆从门口走了进来,只见她眼圈通红脸色憔悴,连躬身行礼之时都仿佛累及般摇摇欲坠。

“陛下。”

梁帝见她憔悴不堪,心中升腾起一丝怜惜之情:“可有什么事?”

“回陛下,”静妃又怒又怕地偷偷斜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誉王,声音低低哑哑地,生怕惹怒了谁一般,“方才景琰连夜从这冷宫里逃回到芷萝宫,说……说……”

“说什么?”梁帝心中一凛,隐隐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说……”静妃咬着嘴唇,终于将后半句话吐了出来,“说太子下药意图强迫于他,景琰逃了出来,却连累他的一名侍卫遭了毒手……”

“胡说!你血口喷人!”誉王当真被吓得肝胆俱裂,撕心裂肺地吼叫起来。

“混账!”梁帝一声暴喝,一脚踢在誉王心口,颤抖地指着床上高烧昏迷的渝琛,“你还敢狡辩?这不是你干的混账事?”

誉王这才知道自己是着了静妃的道,无奈被梁帝抓了个正着,连一点辩解的理由也找不着,当下只得痛哭流涕,将头磕得当当响:“父皇,儿臣……儿臣冤枉啊——”

静妃却几步走到了床前,翻了翻渝琛的眼皮,又伸手搭上了手腕:“陛下,此人脉象如波涛汹涌,脉跳起搏紊乱却有力,端直而弦,正是情药发作的征兆。”

梁帝疲惫地挥了挥手,无心继续听下去这荒龘淫之事,只是身心俱疲地坐在一旁,甚至连看也懒得看誉王一眼。

“桓儿,你可知罪?”

“父皇!”誉王慌不择路连连磕头,嗓音都因恐惧而破了腔,“我,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

“鬼迷心窍!”梁帝一掌重重拍上旁的几案,抓起茶盏狠狠地掷在地上,“你鬼迷心窍到——竟然肖想自己的亲弟弟?”

“孩儿不敢!”誉王心知自己犯了大错,只得六神无主地伏在地上哭喊,涕泗横流,难看之极,“孩儿再也不敢了!”

梁帝却再也无心听下去他的辩解,由着旁人搀扶着站起来,一瞬之间竟如同老了十数岁一般。

“寻个太医,替这人好好医治一番。既然已经出了这等丑事,便让他以后跟着桓儿罢……”

“父皇!”誉王看着梁帝缓缓离去的背影,惊慌失措地便想追上去。

“你且在这里闭门思过罢,”梁帝缓缓叹了口气,却不曾停下脚步,“走……我去看看景琰。”

 ——————————————————————

白痴如lo,完全想不出更加political的策略了……

大家权当图个乐看啊,憋拍我qwq

我才知道lof查水表是人工的……求不被和谐(。﹏。*)

Ps,最近魔道祖师这么火,lo也跟风下了一个,谁知这么长完全没有勇气看下去……

评论(25)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