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蔺靖】夫纲不振蔺恶少 中(主仆 生子)

生子!不适者慎入!

讲真,我觉得我文风简直乱七八糟。明明上一秒还在虐,下一秒又开始耍宝了。

双胞胎的名字是媳妇 @苏衔 给取的~还有料青山里那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场的包子,媳妇也想好了名字!

以及,这篇真的不是ABO,究竟为啥揣包子,我也不知道~

 ——————————————————————

蔺晨揉着额头,呲牙咧嘴地从坑里爬起来。

也怪他倒霉,天黑走山路,脚下一滑,一不小心就滚下了山坡。好巧不巧,脑袋还撞上了一棵大树,疼得他当时就昏了过去。

等他从一片荒草中清醒过来,月已经爬上了中天。蔺晨低低地咒了一句,伸脚踹了罪魁祸首——那棵树——一下,随手抹了抹脸上糊满了的泥土,掸掸全身的草叶,开始认了命地往坑上面爬。

景琰还在家里等着他呢,他若醒了看不到自己,估计又该着急了。

这么想着的蔺晨加快了步伐,结果没走几步,就看见了山野中明明灭灭的火把。

这么晚了还有人?蔺晨有点奇怪,凑过去想看个究竟。

“大少爷——您在哪啊——”

走近些,他才发现那些都是琅琊府里的仆役,呼喊声浪潮一般,此起彼伏地传遍了山野。

蔺晨从草丛中冒出来:“我在这儿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仆从吓得双腿一哆嗦便坐在了地上,战战兢兢地往后退。

“哎,你到底是想找到我还是不想找到我呢?”蔺晨脱了险,心里高兴,不自觉地和他开起了玩笑。

“真是大少爷……”仆从拼命揉了揉眼,待看清眼前之人后,骤然间嚎哭着抱上了蔺晨的大腿。

“大少爷啊!您快回去吧!大少奶奶他——”

景琰?!

蔺晨眼前一黑,只感觉一盆凉水浇上头顶。他晃了晃,一把拎起面前人的衣领,声音都打着颤。

“景琰……景琰怎么了?”

“大少奶奶他……他早产了!”

蔺晨如遭五雷轰顶!

早产?!

怎么会早产?

“景琰……”

他踉踉跄跄地退了几步,神色茫然地向四周看着。

那些擎着火把的仆从都小心翼翼地围拢过来,生怕蔺晨在冲动之下失去理智。

“大少爷……?”

蔺晨霎时间清醒过来,拔腿便向琅琊府飞奔而去。

————

痛,撕心裂肺的痛。

萧景琰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昏沉,小腹处传来的疼痛简直要将他的身体硬生生地劈裂成两半。孩子在腹中争先恐后地厮打着,拼了命地想往外面挤,迫使他濒临崩溃的神智生生悬在悬崖边缘。

冷汗顺着额头一点点地滑下来,同唇角咬破的血迹混合在一起,蜿蜒流淌到被褥中。萧景琰只感觉有人扶起自己,把什么温热的液体灌进了喉咙里。晏大夫焦急的面容时远时近,急切的话语模模糊糊传入耳中,远在天边般听不真切。

好痛……

许是那汤药发挥了效用,小腹处骤然灼热地痉挛起来。萧景琰徒然地睁大了双眼,泛着青筋的手指死死抓住了身下的床单。

“啊——!”

一旁服侍的晏大夫知道这是催产药生了效,连忙俯下身去急切地劝。

“大少奶奶,用力啊!”

萧景琰昏昏沉沉,根本使不上半分力气。汗湿的头发湿淋淋地贴在额角,映衬着惨白的肤色,看起来凄艳又单薄。

他如一条濒死的鱼一般微微喘着气,眼神空茫,仿佛下一秒就会昏睡过去。

“别睡!”晏大夫慌忙拍打着萧景琰的脸颊,“您这时候昏过去,可就是一尸两命啊!”

听到孩子的安危,萧景琰终于浑浑噩噩地挣了眼,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着撕心裂肺的痛用起力来。

眼见着羊水就要流尽,就要进入更加危险的干生阶段,晏大夫一咬牙,顺着萧景琰的腹部便推拿起来。

“呃——啊啊啊啊!”

压抑不住的惨呼声爆发出来,萧景琰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而后又重重地跌落回去。

腹中胎儿得了助力,立时疯狂地挣扎起来。凶狠的冲撞简直要了萧景琰的命,他一声惨呼过后,终于支撑不住地昏了过去。

晏大夫瞬间慌了手脚,连忙执起银针往萧景琰周身大穴扎去。

“大少奶奶,您醒醒啊!”

就在此时,室外传来一阵喧哗。

“什么人——!”晏大夫忙得焦头烂额,扭头吼过去。

接着屋门被轰然撞开,一身草叶泥土的蔺晨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

“大少爷!”

————

蔺晨一进屋,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守在屋门口的侍从根本拦不住他,眼睁睁地看着前一秒还如同一头失去了理智的野兽般的蔺晨,突然间生生刹住了脚步,魂不守舍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虚弱人儿。

蔺晨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用自己伤痕交错的手轻轻抚上萧景琰惨白的脸颊。

“景琰……?”

萧景琰仍旧无意识地昏迷着,紧紧皱着眉,唇边溢出一丝痛吟。

晏大夫回过神来,慌忙拉过失魂落魄的蔺晨。

“大少爷,您可得叫醒了大少奶奶啊!没有了母体的助力,孩子是无论如何也生不出来的啊!”

蔺晨逐渐回过神来,他伸手抹了一把脸,尽数掩去了脸上的疲态。

“我知道。”

蔺晨洗了手坐回榻边,紧紧摩挲着萧景琰细瘦无力的手指,一根根地吻着。

“景琰……你醒醒……我回来了……”

晏大夫趁机施针,点了几处明目醒神的穴道。

片刻之后,萧景琰悠悠转醒,他勉强撑起眼皮,看到了坐在自己身边一脸焦急的蔺晨。

“……少爷……”他喃喃地起唇,仿佛还不相信眼前所见之人。

“景琰,是我……我是蔺晨……”蔺晨大喜过望,慌忙凑上前去。

“少爷……”萧景琰一时间也忘了疼痛,喃喃地伸出手去,似乎是想要抚摸蔺晨脸上的伤口,“可是受了伤……?”

“我没事,”蔺晨强忍着不让自己红了眼眶,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来,“我来看你和咱们的孩子。”

“孩子……”萧景琰一愣,铺天盖地的疼痛霎时间再次席卷过来,他咬住唇角,生生抑止了脱口欲出的呻吟。

“唔啊——”

蔺晨看着萧景琰隐忍的神色,扭过身去焦急地喊晏大夫。

晏大夫赶忙上前,双手再次按住了萧景琰饱胀如小山的腹部。

“少奶奶,您得忍着点,使力将孩子往外送。”

萧景琰得知蔺晨安然无恙地回来之后,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不少,他冲着晏大夫点点头,接着死死攥紧了蔺晨的手。

“啊啊啊啊——”

晏大夫手上毫不留情,一下下地顺势引导着胎儿。那胎儿也终于得了出口方向,死命地往外钻。

但是女子生产尚且艰辛,又何况是逆天受孕的男子。那穴口本身就不是能容许胎儿进出的地方,如今硬是被卡得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啊——好痛——”萧景琰一声比一声惨烈地痛呼着,脸上五官都扭曲成一团,痛得紧了,便一口咬住自己的手背。

蔺晨连忙把自己的手塞过去,柔着声音劝。

“景琰,没事的……有我陪着你呢。”

剧痛迷蒙中,萧景琰恍恍惚惚地听到了蔺晨轻柔的话语,他心中一暖,莫名地便生出一股力气来。

“啊——!”

他咬着牙,将全身力气都向下使去,撕裂开来的痛感蔓延开来,他只感觉孩子生生挤碎了自己的骨头,鲜血不断地流失而去。

“头!孩子的头出来了!”晏大夫惊喜地喊了起来。

蔺晨听了,也跟着精神一震,他一遍一遍地抚摸着萧景琰的脸颊,不停地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

“景琰,别睡……听到了吗,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

萧景琰在浑噩间,只感觉一片漆黑中终于透出一丝曙光,他拼尽全身力气,嘶吼着惨叫出来。

“啊啊啊啊啊————!”

晏大夫拖住孩子的颈部,顺势将孩子抱了出来。

“出来了!”蔺晨大喜,慌忙去查看萧景琰的情况。

谁知萧景琰的小腹看似是平坦了一些,却仍旧微微地隆起。萧景琰面色灰败,气息微弱,显然方才是耗尽了全部精力。

“还有一个!”晏大夫把孩子交给一旁的侍从,又慌忙顺着萧景琰的腹部揉按起来,“少奶奶,您可要撑住啊!”

蔺晨恨死了自己,当初为何种下了这折磨母体的两个孽障。他强撑着不让自己露怯,拍打着萧景琰的面颊。

“景琰,马上就没事了,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萧景琰当真是连最后一丝力气也用尽了,流逝的血液带走了身上的温度,他逐渐变得惨白而冰冷,神智也渐渐远去。

少爷……

“景琰,醒醒!”蔺晨慌乱地掐着床上人的人中穴位,不停揉搓着他冰冷的双手,试图让他暖和起来,“别睡!快看看我!”

原本已陷入深渊的细若游丝的意识又被拽回了现实,萧景琰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看着将自己拥在怀里的蔺晨。

只见他衣衫不整,身形憔悴,满脸都是泥土与灰尘,只留下一双泛着水光的眼睛,满溢着悲伤和脆弱。蔺晨咬着唇,不停地唤着自己的名字,声音无助而仓皇。

萧景琰感到有什么液体滴在了自己脸上。

蔺晨的……泪水?

一滴又一滴的泪水落了下来,映着摇曳的烛火,竟闪烁出令人炫目的光芒。

就在那一刻,萧景琰仿佛感到浑身都飘忽起来,痛感逐渐麻木,催生出一股莫名的力道来。

他眼前都泛起了白光,四周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只余下脚下一条长长的道路,蔺晨在路的尽头回眸一笑,轻轻招手。

有君子兮,心之所向。

“啊啊啊啊啊啊啊——”

浑身骤然一轻,似是有什么东西从身体中滑了出去。

他恍惚听到晏大夫喜极而泣的哭声和蔺晨哽咽的呼唤,可是他实在是太累了,连再睁开眼的力气也没有了。

萧景琰勉强弯起嘴角笑了一下,然后便陷入了漫无边际的黑暗。

————

“哎呀,哎呀,乖~”

蔺大奶妈手忙脚乱地摇晃着怀中刚刚吃饱的孩子,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哭出来,再打扰了刚刚睡下的人。

吃饱喝足的小孩满意地打了个小小的奶咯,咧开嘴咯咯笑出来。

“阿书,你看看你兄长,你就不能同他一样安静会吗?”蔺晨半是喜爱半是嗔怪地抱怨着,拿起桌上的拨浪鼓塞进蔺赋书的怀里,趁着他玩的高兴,偷偷去看了看榻上睡着的人儿。

生下兄弟二人的萧景琰着实耗费了全部的精力,生产之后便精疲力竭地昏睡了过去,整整三天三夜没有醒来。这一睡可吓坏了蔺晨,他生怕有什么闪失,便昼夜不离地贴身照料着,这些天来也未曾好好休息。

哪知等萧景琰醒了过来,除了最初极为虚弱的时候同蔺晨一起照顾孩子,之后竟开始不冷不热地同蔺晨闹起别扭来。

蔺晨自知理亏,知道他在后怕自己毫无准备便进了山林,也怕他虚弱的身子经不起情绪的大起大落,于是便觍着脸不提往事惹人生气,只顾傻笑着在萧景琰面前晃来晃去。

萧景琰产后身子正弱,整日睡着的时间比醒着多。蔺晨在他清醒时变着法地哄他开心,等他一睡了就愁成了一副苦瓜脸。

他看着被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蔺赋仪蔺赋书两兄弟,郁卒地叹了口气。

“唉,你看你们的爹爹……最近都不理我了……”

蔺晨偷偷摸摸地摸到床上,轻手轻脚脱了鞋袜,钻进被窝,把萧景琰圈进了怀里。

嗯,怀里的人又消瘦了许多,着实该好好补补了。

蔺晨心不在焉地玩弄着萧景琰的手指,陡然蔓生出一股浓浓的悲凉。

唉,什么时候连搂搂抱抱吃吃豆腐都要这么偷偷摸摸的了……

蔺大少爷表示hin不开心。

他伸手在被褥里狠狠摸了一把怀中人的翘臀,引得睡熟之人轻声呻吟了一声,无意识地往他怀中蹭了蹭。

感受到某些部位几乎是立刻便起了反应,蔺大少忍不住泪流满面。

夫纲不振啊……qwq

 ——————————————————————

所以说,你们都知道蔺大少是如何重振夫纲了的吧?

下篇见,嘿嘿嘿<( ̄ˇ ̄)/

评论(10)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