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楼诚/蔺靖ABO】料青山 17

楼诚+蔺靖ABO,注意是只有蔺靖ABO哟。

采用A=乾元,B=中庸,O=坤泽的说法。

只采用琅琊榜里的一些设定,但是情节内容与琅琊榜并无关系。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

“停——!”

随着萧景琰一声长啸,原本尚有些躁动与窃语的军队瞬间一片寂静。上万名将士顺着统帅目光齐齐向前望去,只见那昔日繁荣昌盛的平城——如今只剩下死气沉沉的断壁残垣。

“殿下——”列战英担忧地骑在马上,悄悄地问了一句,“倘若他们抱城死守等待援兵,那我们可怎么办?”

萧景琰黑漆漆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平城庄严古朴的城墙,那一瞬间,他恍惚看到一角月白色的衣袂飘然而过。

是……自己的错觉吗?

“那便强攻,”萧景琰定了定神,扭身望了望身后通往峡谷的官道,“我们只有不到半日时间,一旦敌方援兵到了,我们更是插翅难逃。”

“那我去传令——”

列战英的话还没说完,城门突然豁然洞开。

只见那黑压压的城门之后,潮水般涌出了大渝的士兵,整队之人虽然众多,却依旧能做到一丝不乱,有条不紊。步兵,骑兵都整整齐齐地码了开来,依次列成防守的阵局,严阵以待。

“嘿——他们竟然自己出来了!”列战英咧嘴笑起来,“真是脑子有问题!”

“大渝军队素来以训练严苛、残暴狠戾著称——只怕这余下万人都是精锐之师,”萧景琰不着痕迹地令马后退两步,手中暗暗握紧了剑柄,“切记要小心——”

他的话音被生生截在了半道,尾音徐徐飘散在空中。因为他看到,从平城中最后骑着马走出来的,一人看模样是军队统领,另一人身着月白长袍,发簪松松垮垮地系着,面上覆了一张雕工精细的银质面具,恰恰遮去了那人晦涩不明的神情。

萧景琰瞬间睁大了双眸。

这是——蔺晨——?不,不对……

数月前被大渝所俘的记忆潮水般涌了上来,萧景琰终于想起来这位自称同蔺晨有着不浅交情的国师靳阳。

一想到蔺晨,萧景琰的心口便开始细细密密地痛了起来,胸中仿佛被巨石压着,沉甸甸喘不上气来。

记得在琅琊阁中,蔺晨曾在自己质问他是否同靳阳交好时矢口否认……

萧景琰自嘲地笑笑,有些贪恋地留恋在那同蔺晨有着七八分相似的身影上。

蔺晨……如今我竟是连信任敌人都信不过你了吗?

萧景琰抽出佩剑,唰地一声撕裂了两军之间胶着滞重的氛围,剑光所指,气贯长虹。

“国师!”

蔺晨甫一出了城门,便看到了那千军万马之前,英姿挺拔、威风凛凛的矫健身影。正在犹豫徘徊间,却听见萧景琰竟点了自己的名。

萧景琰低沉却铿锵的音调中蕴含着隐隐真气,炸雷般清晰地响彻在他的耳际,就连那一字一顿间的细微颤音纤毫毕现。就仿佛他只需轻轻伸手,便能将心爱的人搂个满怀一样。

蔺晨瞬间僵直了身子,牵着缰绳的手细微地颤抖着。

“庙堂之争,武人之战,尔虞我诈,污浊不堪,你们好端端的风流雅士,为何偏要牵扯进来,污了身心?”

萧景琰心中嚼着血泪,面上却是紧抿了唇角,生怕流露出丝毫的脆弱情绪。

蔺晨却是浑身一颤。

“你们”——!还能有谁!

他这般,却是在透过我质问蔺晨!

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到了此刻,蔺晨只当自己痛的麻木了,他也无力压抑着情愫,颤着声音回答间,竟嚼出了莫名快感。

“污了身尚且能被清水濯洗,污了心却只能沦为万劫不复——但是,靖王殿下,江湖客又怎会被朝堂琐事污了心,不过是为了所爱之人——身不由己罢了。”

听了回答,萧景琰却垂下了眼眸,睫羽轻颤着,喃喃地重复:“为所爱——身不由己……”

那旁的统领早对二人哑谜般的对话搅得大为光火,骂骂咧咧地抽出一支弓箭,满弓如月直冲萧景琰而来。

“打什么哑谜!这仗还打不打了!”

萧景琰一剑砍折了那飞至面门的弓箭,那敌军统领的叫骂将他混乱的心绪拖回现实。

是了……这里还是战场……

一切谜底,都要等到这场战争结束后,方能水落石出。

萧景琰再不看蔺晨的方向,闭目定神,缓缓举起剑。

“速战速决,杀。”

战场上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

萧景琰反身一剑,斩落了一名试图从身后偷袭他的士兵的头颅。

此时的他已是浑身浴血,狼狈不堪。敌人认得他,知晓他是一军之首,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谁都懂得,那些士兵便蜂拥不断地扑上来,蝼蚁一般无穷无尽。

他倒不是无力对抗这些兵卒,只是由于有孕的缘故,腹中总是隐隐作痛,不慎安生,搅得他每一提气,脾脏便漏风般撕裂地抽痛起来。

萧景琰气喘吁吁地向后撤了两步,身旁的大梁士兵瞬间将他一人一马保护起来,为他争取喘息的时机。

他向四周环视了一番,只见一片尸横遍野,血流漂橹。但他早已无力为这些死去的生命感到悲哀,头脑一刻不停地飞速运转着。

时间过半,双方均死伤惨重,但总体还是大梁军队占据上风。倘若这样胶着下去,不多时驻守彦城的大渝援兵便会赶过来——

不行,必须想个法子……

————

蔺晨虽说是上了战场,却也无心杀敌,一边四处躲藏着装作跌跌撞撞无力应对的样子,一面不动声色间关注着萧景琰的安危。

此般想来,这却是蔺晨第一次看见萧景琰在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模样。此刻的萧景琰,哪里有坤泽半分柔弱不堪的样子!雄狮般威风凛凛地砍杀着,鲜血一头一脸地溅上去,但是他那一双鹿眸仍旧是纯粹的,闪烁着澄澈坚定的光芒。

蔺晨几乎看得痴了,如此耀眼的萧景琰,简直比这世间的一切乾元都要美丽而强大。

蔺晨腾挪躲闪着,暗暗掷出手中的暗器,斩杀着偷袭萧景琰的漏网之鱼。

突然,战场上的一切发生了极其细微的变化。那变化似乎是只是一阵风轻微地吹拂,又好似一柄剑悄然无声地落地,虽如泥牛入海,却让蔺晨莫名地打起寒战。

这种感觉……

他下意识地抬起头,只见萧景琰骑着马,向大梁军队聚集的地方退了几步。萧景琰的脸色有些苍白,大口大口地喘着,眼光在战场上每一个人身上流连,就好似在找人似的。

他……在找谁?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目光相对,擦出一丝火花。

萧景琰的神色沉稳却悲哀,那眼神中蕴含着千丝万缕的情绪,有希冀,有悔恨,有无奈,有坚决,流光溢彩般转瞬即逝,却被蔺晨莫名地捕捉到了。

景琰……?

蔺晨还怔愣着未反应过来,却只见萧景琰有了动作。

萧景琰顺手从身旁的士兵身上扯过弓箭,毫无迟疑地弯弓拉满,一支箭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掠过厮杀着的众人,直直射向了大渝军队的统领,那统领战得正酣,根本没注意这一只暗处的冷箭,当场毙命,从马上滚落下来。

围在统领身旁的大渝士兵一片哗然,竟自乱了阵脚,开始抱头鼠窜起来。

擒贼先擒王,原来是这个道理……

蔺晨正恍恍惚惚地想着,然后便看见第二只箭破空而来,直直射向自己的面门。

擒贼先擒王!!!

电光火石之间,蔺晨愣生生地弯腰后仰,身体在面对危险时瞬间爆发出来的本能,迫使他身体弯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那箭尖擦着他的面颊呼啸着飞了过去。

蔺晨大脑一片空白,他仍旧无法接受萧景琰试图取他性命的事实。

他怔怔地直起身,下意识地看着萧景琰的方向。

突然,他只感觉脸上一凉,却是方才那只箭贴着面具划过,将那面具一分两半,缓缓掉落在地上。

————

萧景琰一击不中,正欲再弯弓搭箭射杀敌人,却见那靳阳国师脸颊上的面具分作两半,滑落了下去。

那面具之后的——

一瞬间,整个战场上的厮杀声都离萧景琰远去,他徒劳地睁大了双眸,似乎完全不相信眼前所见。

他呆滞地看着同样凝视着他的蔺晨,缓缓地,无意识地伸出一只手。

蔺晨……

蔺晨……

靳阳……就是蔺晨……

他没有办法思考,只得机械地看着蔺晨,看着他冲自己漾起一丝苦笑,眼神中却是满溢的辛酸和悲哀。

为什么……

蔺晨……为什么……

萧景琰浑浑噩噩地,不受控制地向着蔺晨所在的方向前去。他固执地不肯闭合双眼,纵使双目酸痛难忍,他也倔强地睁着,生怕自己一闭眼,蔺晨就会消失不见。

蔺晨……你为什么……

他突然发现蔺晨的表情起了巨大的变化,他惶恐地冲自己嘶吼着,五官都扭曲成了一团。

他听见他在喊,景琰,小心。

小心什么呢……萧景琰迟钝地想着。

然后腰侧便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

萧景琰缓慢地低下头,只见一柄刀明晃晃地刺进自己的腰侧,晃得自己双目发痛。

拿着刀的人狰狞地笑着,狠狠将刀拔了出来。

铺天盖地的剧痛爆发开来,不止是那翻卷着皮肉的伤口,还有更深处的,来自胎儿的……毁天灭地的剧痛。

萧景琰终于感到一丝惶恐,他大张着嘴试图呼吸,空气却一丝一毫不能进入自己的身体。那仿佛能将自己身体撕裂的剧痛沉沉地坠着他的腰腹,胎儿在哭喊,在厮打,在挣扎,痛得他神志昏沉,生不如死。

恍惚间,萧景琰只感觉下体蔓延出一丝冰凉。

孩子——!!!

他惊惶而无助地最后看了一眼蔺晨——那孩子的父亲惊惶地红了眼,正嘶吼着试图冲过来。

萧景琰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拼尽全力冲那人最后扯动一下嘴角,然后他眼前一黑,从马上跌落下来。

 ——————————————————————

明天开学,今天估计是最后一次日更辣~请小天使们继续爱我(づ。◕‿‿◕。)づ

不知道卡在这里大家会不会难受……我本来想把事情大概说完的,奈何……爆字数啦_(:зゝ∠)_

最后,想安利朱砂太太的一篇刚刚完结的文《寻鼎》,超好看的啊啊啊啊啊!昨晚一没忍住就熬了通宵看文~

评论(42)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