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楼诚/蔺靖ABO】料青山 13

楼诚+蔺靖ABO,注意是只有蔺靖ABO哟。

采用A=乾元,B=中庸,O=坤泽的说法。

只采用琅琊榜里的一些设定,但是情节内容与琅琊榜并无关系。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

苏宅。

梅长苏静静地倚在座榻之上,修长瘦削的手指正松松握住一只狼毫软笔。他垂着眸,犹豫着又放下笔,似乎正凝思着落笔的内容。

一旁的矮桌上,袅袅的青烟盘旋在紫檀瑞兽香炉之上,被来人推门带起的微风吹散。

“宗主。”黎纲恭敬地行了个礼。

“说罢。”梅长苏端起一旁的茶盏,眼光却依旧落在那未染墨痕的宣纸上。

“靖王殿下已经同蔺晨见面了,二人目前身处琅琊阁中。”

“哦?”听到了出人意料的消息,梅长苏终于将目光移向黎纲,饶有兴致地问下去,“可查出蔺晨究竟在谋划什么吗?”

“琅琊阁实在风声太紧,”黎纲懊恼地摇了摇头,“不过这次倒有了一些新发现。”

“说来听听。”

“据线人报,琅琊阁中一名叫做秦般弱的女子叛变之后投靠了大渝,将江左盟传至琅琊阁的情报透露给敌方,直接导致了大梁平海之战惨败,靖王殿下被俘。”

“原来是她……”梅长苏无意识地摩挲着小指,喃喃道。

“宗主……”黎纲挠了挠头,犹豫着皱紧了眉,“有句话,属下不知当不当讲。”

“且说,无妨。”

“这蔺晨虽然一直断断续续地同江左盟有书信来往……却也有五年没露过面了罢——”黎纲心一横,闭着眼睛把剩下的话倒豆子似地一口气说出来,“那秦般弱……真的是叛变了吗?”

“你怀疑蔺晨?”梅长苏将茶盏轻轻放在桌上,直视着黎纲的双眼。

“属下不敢!”黎纲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只是属下觉得,这几年蔺晨的踪迹实在可疑——”

“我明白你的意思,”梅长苏揽起靛青色的袍袖,自顾自地研起墨来,又拾起笔蘸饱了墨,“向我借了飞流去用,又时不时地传来一些大渝的情报,还不许我告诉景琰……的确很可疑。”

“说到飞流,”黎纲想起了什么,从袖中摸出一封信来,展开呈上梅长苏,“线人曾在大渝边境见过飞流,看样子是正朝着琅琊阁赶路。”

“飞流在大渝?”梅长苏浏览着信纸,微微皱起了眉,“飞流虽然是乾元,但他终究还是个孩子,让他孤身一人深入敌方岂不危险?”

黎纲瞧着梅长苏阴晴不定的神色,试探着问道:“倘若……不是飞流一人呢?”

梅长苏一个没拿稳,手中毛笔的墨汁掉在宣纸上,晕染开来斑驳的痕迹。

“蔺晨……他同我和景琰自幼交好,还对身为坤泽的景琰有着别样的情愫,”梅长苏随手将残品扔在一旁,重新铺上了一张宣纸,“我在心底……还是不相信他会投靠大渝的。”

“是否正是因为他投靠了大渝,才央求我们别把他的行踪告诉靖王殿下呢?”黎纲苦思冥想着,“更有甚者……他传给我们的那些有关大渝皇族的情报,也都是由那皇帝指使的,意在迷惑我们?”

“胡乱臆测。”梅长苏摇了摇头。

“宗主,您可不要被私情左右了想法啊!”黎纲急急俯身,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否则怎么解释蔺晨这些年来的踪迹不明啊?”

“我始终觉得……蔺晨有他的苦衷。”梅长苏长长叹了口气,终于下定决心,提笔落字,“罢了——既然如今景琰和蔺晨在琅琊阁会了面,那必然是蔺晨有意而为之,我且让景琰去试探一下——这蔺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琅琊阁。

三日之后,萧景琰的毒果然如蔺晨所言那般好转起来,二人便收拾了行装,回了琅琊阁。

谁知还没等二人从跋山涉水的疲惫中缓过神来,飞流就捏着一只鸽子,一脚踹开了屋门。

正赖在床上你侬我侬的二人被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萧景琰飞快地扯过被褥,将自己严严实实地捂上,顺道一脚把蔺晨蹬下了床。

蔺晨呲牙咧嘴地揉着屁股,凶狠地瞪着不速之客:“小飞流,要没有重要的事情的话我今天中午就把你炖了汤!”

飞流一把将奄奄一息的鸽子戳到蔺晨眼前:“苏哥哥。”

蔺晨脸色一变,偷偷地瞄了一眼床上正望着这边的萧景琰,硬着头皮把信接了过来。

“飞流真是乖孩子,快去玩吧~”

打发走了飞流,蔺晨磨磨蹭蹭地走上前去关门,动作之间,他飞快地瞥了一眼信封——

萧景琰亲启。

蔺晨只感觉眼前一黑,寒意瞬间直冲头顶。

梅长苏知道了什么——?!

萧景琰看着蔺晨左右不回来,心里有些疑惑:“蔺晨——是很要紧的事情吗?”

“……没……”蔺晨干笑着,想把信封藏到身后。

眼尖的萧景琰却一下子看到了信封上江左盟的特殊纹样,不由得大吃一惊。

“江左盟的信——!你同小殊还有来往?”

“啊……是啊……没事聊聊家常之类的……”蔺晨不着痕迹地动作着,想把信塞进袖子里。

萧景琰利落地翻身下床,健步冲上来,试图夺过蔺晨手中的信:“你和他联系——却五年来给我消失的无影无踪?——给我的?”

萧景琰使了个巧劲把信夺过来,谁知一看之下,却发现那信封上竟写的是自己名字。

“我也不知道梅长苏为什么——他怕是知道你现在在我这里罢……”蔺晨蹙着眉,心里好似一团乱麻。

梅长苏究竟在想什么?不是拜托他切勿告知景琰了吗?

除非……

除非他开始怀疑我了……

蔺晨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屏着呼吸,眼睁睁地看着萧景琰拆开了那封信。

室内一片寂静,只有窗外的雀鸟不知疲倦地啁啾着。

良久,萧景琰读完了信,他抬起头,也不说话,就是用那澄澈明亮的鹿眼静静地注视着蔺晨。

蔺晨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他颤着嗓音,率先发了声。

“梅长苏……说什么了?”

萧景琰又垂下眸去,飞快地浏览了一遍信的内容。

“他问我被俘后有没有受伤,如今在琅琊阁是否安全。他还向我解释了你为何销声匿迹——扯上了皇族之间的麻烦,所以害怕连累我?”

梅长苏倒也算是蒙对了……

蔺晨在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

“我当你有什么瞒着我,”萧景琰展露出一个璀璨的笑容,“朝堂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惯了,这算什么大事。”

蔺晨傻笑着应和,只盼能瞒过去这一时。

“他还说……边境告急,母妃唤我尽快回去。”萧景琰的神色愈发凝重起来,狠狠地捏皱了信纸,“大渝犯我国土,当真罪不容诛!”

“那你……这两日便动身?”蔺晨小心翼翼地问着,生怕再露出什么端倪。

“对,”萧景琰点了点头,转身走到蔺晨的衣箱之前,“你怕是还要再借我一身衣服了……”

听着他话的尾音飘在空中,蔺晨扭过头去问道:“怎么了?”

“蔺晨,”萧景琰手里还攥着一件外袍,慢慢转回身来,“你……不准备和我一起回去?”

蔺晨瞬间如遭五雷轰顶。

“你不是扯上了皇族之间的麻烦,否则现在我已经知晓,你便没有了后顾之忧……”萧景琰心念电转,一瞬间便识破了蔺晨的谎言,他一步步逼近蔺晨,锐利地盯着他强装镇定的眸子,“我虽被你唤作水牛,却只是耿直,不是愚钝——你欺骗了我和小殊……”

“景琰!”蔺晨看着他一派清明的眼神,便知道此番搪塞不过去了,他被逼着一步步倒退,慌张起来只得去攥萧景琰的手,“你听我解释——”

“好,你解释啊,”萧景琰停下了脚步,声音不复方才的铿锵,甚至流露出一丝哀求,“蔺晨,你有什么事是骗着我的?骗得消失了五年之久也不曾出现,骗得大梁岌岌可危时也不施以援手——蔺晨!”

蔺晨简直剜心地痛!

我辜负了国土上万万百姓的期望,忍辱负重地如家犬般栖居在渝琛朝堂之下——

都是为了你啊,景琰!

这却让我……如何告诉你……

萧景琰死死盯着眼前人良久,只见蔺晨眼底波涛汹涌暗流翻滚,最终逐渐趋于平静,竟又戴上了一张波澜不惊的假面。

“景琰,对不起。”

“好……”萧景琰怒极反笑,“你的秘密——竟然连你落了印的坤泽都听不得了?!”

“景琰——!”听出了萧景琰语气中的愤怒和绝望,蔺晨顿时慌了手脚,他慌张地想去抱住眼前之人,却被一把狠狠甩开。

“蔺晨……你的苦衷竟然能让你抛弃了这个国家——!”滔天怒火伴着血气一同上涌,萧景琰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手心也渗出了冷汗,他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一字一顿里都嚼着血泪。

“我萧景琰——怕是看错你了!”

说罢,萧景琰头也不回,飞身摔门而去。

蔺晨怔愣地望着萧景琰离去的方向,缓缓滑坐下去。

飞流听见巨大的动静,赶忙跑过来,却只看见蔺晨茫然无措的目光。

不通人事的飞流只觉那一瞬间被绞紧了心脏,他跑过去拉着蔺晨的手,试图把他拉起来。

“追!”

蔺晨缓缓扭过头,眼神空洞洞的,嘴角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还找什么……”

“从此以后……我和景琰便真的……”

形同陌路了。

——————————————————————

写这些权谋真心累,果然我只适合撒小甜饼qwq

不知大家看懂了没有,梅长苏扯了个谎逼着蔺晨漏了陷,萧景琰误以为蔺晨骗了他和小殊二人,其实鸽主是被宗主坑啦~

脑回路简单,有什么漏洞请务必告诉我qwq


评论(11)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