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蔺靖】鸡飞狗跳蔺恶少 中(主仆 吃醋梗)

上篇在此

啊啊啊啊啊爆字数了(ಥ _ ಥ)肉今天来不及炖完,只好分成上中下三篇了

先来虐一虐吧~

讲真,这么狗血漫天的剧情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捂脸】

 ——————————————————————

梅长苏最近有点彷徨。

他发小的媳妇就这么在他家住下了,他觉得自己跟一头绿毛龟一样。

萧景琰很安静,不哭不闹不说话,整天整天地窝在一团被褥中,呆呆地睁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梅长苏在门口偷偷看了看,发觉床上的人坐姿和一个时辰之前一模一样,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拿着一瓶药膏推门进去。

把自己蜷成小猫那么大一只的萧景琰看到梅长苏进来,表情明显地亮了一下。

“小殊——”

之后他想起什么似的,方才还缀着星光的眼眸又瞬间黯淡下去:“……是梅公子啊。”

“叫我长苏就好,”梅长苏撩开袍角坐在床边,温和地笑笑,“膝盖还疼吗,我帮你换药。”

“无碍,”萧景琰不易察觉地向床里挪了挪,“已经没事了,劳烦梅公子挂心。”

梅长苏假装没有看到他无意识抗拒的举措,伸手握住床上人冰冷纤细的脚踝:“放任不管的话,伤会好得更慢。”

恨不得把自己埋进被褥的萧景琰浑身一僵,只好一把夺过药膏:“我自己来就好。”

梅长苏也不恼,笑了笑,站起身想要离去:“那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就唤我。”

萧景琰紧紧握着温润的白瓷瓶,静静地打量着梅长苏的背影。直到他走到门口,才声如蚊呐地轻声道:

“你和小殊……真的很像。”

正欲迈出的梅长苏听到这话,又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来,斜斜倚在门框上。

“但你也知道我不是林殊了罢——斯人已逝,不如放下虚妄的执念,好好珍惜眼前人。”

“我知道……”萧景琰低下头,把周身的被褥裹得更紧,却还是温暖不了心灰意冷的身体,“小殊恐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但是……少爷也不要我了。”

梅长苏无奈地叹了口气,扭身离开了卧房。

“两个倔脾气……”

————

蔺晨一回家就后悔了。

他怒气冲冲地闯进府里,怒气冲冲地喝令守卫不许萧景琰进门,怒气冲冲地躺在还铺着大红龙凤喜缎的床上滚了两圈,然后立刻就后悔了。

这么大的床铺,自己一个人躺好孤单啊……

蔺晨抬起手臂遮住视线,心烦意乱地回忆着白天发生的鸡飞狗跳的闹剧。

自己……怕是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了……

景琰同那个林殊情同手足,如今突然得了消息,定会奋不顾身地前去追寻踪迹,这本是人之常情。他并没有错,错的是自己……太小心眼了……还把他赶出了琅琊府……

追悔莫及的蔺恶少恨不得一头撞死在梁柱上。

哐哐哐撞了几下之后,他又猛然想起景琰飞身扑向梅长苏时那灿烂明媚的笑容,心里又不受控制地窜起愤怒的小火苗。

我都没见过景琰这么开心地笑——!景琰怎么能对其他男人这么好!!!

被后悔和愤怒撕裂到人格分裂的蔺晨在屋内狂躁地转了两圈,拔下了一撮头发又摔了两个瓶子。

啊啊啊啊——我要去向景琰道歉——但是他也有错——啊啊啊啊怎么办好烦躁啊啊啊啊——

门外的随从听见大少爷毁天灭地的动静,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

“少爷……你还好吧?”

蔺晨猛地停下脚步,冲着门外吼:“吵什么吵!没看我正烦着呢吗!”

“那个……”随从缩了缩脖子,还是不怕死地悄声问了出来,“您说不让大少奶奶回来……是真的吗?”

“他回来了?”蔺晨又惊又喜,怒火稍稍平息了些。

如果他回来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让他——

“没有啊,大少奶奶一直在苏府,没出来。”

……

“滚!都给我滚!别让他回来!让他和梅长苏过一辈子去吧!!!”蔺晨癫狂地推翻了整个书架,典籍古玩七零八落散了一地。

门外的侍从心惊胆战地跑了开去。

气喘如牛的蔺晨怔愣地看着一地残纸碎片,终于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痛苦地闭上眼,慢慢抱起了头。

景琰……你为什么不回来……

————

萧景琰在苏府白吃白喝地住了三日,腿上的伤是渐渐养好了起来,但人却愈发憔悴。空荡荡的大眼睛嵌在苍白如雪的皮肤上,看得梅长苏也心疼起来。

“景琰,我给你熬了鸽子汤,很补的,喝一点吧。”梅长苏端着碗,柔声细语地劝。

“多谢梅公子,我不饿……”萧景琰扭过头来,冲他惨淡地笑笑。

“你已经一整日没吃饭了!”梅长苏皱起眉,把碗搁在一旁的矮桌上,“为了蔺晨,你也不能这么糟蹋自己!”

“少爷……?”萧景琰喃喃地举起手,无神地盯着自己瘦骨嶙峋的手腕,“少爷已经不要我了……”

“哎呀——你们一个个怎么都这么倔!”白当了几天绿毛龟的梅长苏终于怒了,一把扯过萧景琰的手腕,强迫他看着自己,“你知不知道这几天琅琊府来了多少随从!一个个的都来问你什么时候回去!闹得我都要烦死了!”

萧景琰愣愣地看着他:“琅琊府……?”

“蔺晨早就后悔了!他就是拉不下脸面来道歉!”梅长苏越说越气,从床头扯过一套衣袍扔在床上,“你还真信他不要你了——赶快回去罢!”

仍旧沉浸在震惊中的萧景琰不敢置信地看着梅长苏:“少爷他……原谅我了?”

梅长苏一声冷哼:“估计他一进门就后悔了……自作孽不可活。”

萧景琰有些恍惚,他转过头看向窗外,只见天地间一片云雾缭绕,翠色浓郁,鸟鸣啁啾。

只要少爷往前迈出了一步,那剩下的路,自己刀山火海也能走得下去……

他终于展露开来一个光风霁月般的灿烂笑容:“既然少爷还要我……那我就要回去!”

————

蔺晨在书房里烦躁地踱着步,一圈,两圈,三圈……

都第三天了!他怎么还不回来!

转了半个时辰之后,蔺晨光荣地把自己转晕了,他哐地一声把自己摔在太师椅上,端起桌上早已冷掉的茶一饮而尽——然后暴怒地摔碎了茶杯。

“怎么冷了!你们不会看着点吗!”

一旁守着的随从小心翼翼地把碎片收拾了,躬身准备退出房去。

“等等!”终于忍不住的蔺晨出声叫住了浑身一僵的随从,“景琰……还没回来?”

“……没……”

答完话的随从敏捷地跳出了房门,成功躲过一只飞来的花瓶。

“滚!你们都给我滚!”蔺晨暴怒地掀翻了桌子,“别给他开门!叫他永远别回来!”

————

萧景琰气喘吁吁地飞奔到琅琊府门口时,心跳如擂鼓般轰鸣而雀跃。

身体因为长时间的奔跑到了极限,他躬下身,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气,嘴角却忍不住地绽放出甜蜜的笑容。

马上就能见到少爷了罢……我要好好向他道歉……

这样想着的萧景琰站直了身体,拂了拂额头上凌乱的碎发,忐忑而希冀地敲了敲门。

我回来了,少爷……

一个打着呵欠的守卫缓缓开了门,却在看到萧景琰的那一刻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他冲四周看了看,回手把门又死死锁上。

被关在门外的萧景琰脸上还僵持着没有褪去的笑容。

“大少奶奶哟……您还是回去苏府吧!”门里的守卫声音都颤着,“大少爷说谁给您开了门,谁就要掉脑袋啊!小的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儿女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我还要养家糊口不能死啊——”

少爷他……不让我进门?

萧景琰迟钝地思考着,但是大脑却不受控制地一片空白。

梅公子不是说……他派人来找过我吗?

守卫等了半天不见回音,把耳朵凑在门上轻轻问了句:

“少奶奶……?”

“少爷……不是原谅我了吗……”门外传来泫然欲泣的哭腔,小心翼翼的。

“少奶奶哟,谁叫你不早点回来……”守卫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少爷盼了你几日,你却一直待在苏府,这不是摆明了给少爷戴绿帽子呢吗——这金陵城街头巷尾的流言都满天飞了!”

萧景琰浑身如同过电一般颤抖起来。

原来……又是自己做错了吗……

他低下头,苍白细瘦的手指无力地张开又合拢,心里早已是一团乱麻。

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大少奶奶?你没事吧?”门里的侍卫终于不忍,小心翼翼地开了条缝,“要不我……偷偷放你进来?你别在少爷面前提起我就成……”

“不……我不能进去……”萧景琰缓缓地在府门口跪了下来,瀑布般的长发挡住了心灰意冷的面容,“我就在这里跪着……什么时候少爷原谅了我,我才有资格进去……”

侍卫顿时懵逼了。

————

再说蔺晨砸了一桌奇珍异宝,正看着满地狼藉越来越气。

萧景琰——!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待在苏府不回来了!

丝毫没有意识到是自己命令的蔺晨又暴怒地砸碎了仅存的砚台。

这时,门外传来随从小心翼翼地叩门声。

“少爷……”

“滚蛋!”蔺晨怒吼。

“少奶奶……”

被踩了尾巴的狮子暴怒起来,蔺晨红着眼,疯了一般把地上的碎瓷冲房门扔过去,“别跟我提他!别让他回来!都给我滚!”

“可是少奶奶他……”

“他妈给我滚蛋!”蔺晨终于失去了理智,一把抽出墙上挂着的佩剑,捅穿了糊门的纸。

吓得屁滚尿流的侍从兔子般地蹿了出去。

蔺晨嘶吼着一剑把八仙桌捅了个对儿穿,然后身体骤然失了力,顺着桌脚缓缓瘫坐在了地上。

景琰……

良久,房内传来支离破碎的哭声。

 ——————————————————————

总结了一下,发现打屁屁play的呼声最高?

真是一群污婆呢23333333

讲真,看完这么狗血的东西,你们还一如既往地爱我好嘛(づ。◕‿‿◕。)づ

评论(57)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