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蔺靖】鸡飞狗跳蔺恶少 上 (主仆 吃醋梗)

终于抑制不住开这个污污污洒狗血系列的手!大家的呼声也很高呢~

喜闻乐见的吃醋梗!私设宗主和小殊长得很像。

老规矩,虐身虐心和嘿嘿嘿都在下篇!

 ——————————————————————

这个月,金陵城发生了三件街头巷尾津津乐道的大事。

首先,那翡翠楼的歌女头牌莺莺立誓再不演出,然后,金陵太守的千金如花在灵隐寺出了家,最后,琅琊府蔺恶少娶了个男媳妇。

哪件事说起来都是能让人嗑上一盘瓜子喝完三壶茶还嚼不完舌根的八卦事,如今发生在一起,简直让那些喜欢聚在一起说东道西的老太太们激动得犯了心脏病。

八卦群众们搞地下工作一样鬼鬼祟祟地交换了情报,彻头彻尾条理清晰地分析了一遍之后,捂着心口得出了惊天大结论:这几件事,都与那琅琊府的蔺恶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群众举报,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头牌莺莺和太守千金本都倾慕于琅琊府蔺恶少,谁知道那蔺恶少在女人床上不行,竟天生是个断袖。两位痴情女子被这渣男狠狠伤透了心,一个绝弦断琴以泪洗面发誓再不托付真心,另一个干脆看破红尘皈依佛门看淡世间痴男怨女。

讲到这里,听众之间往往会会心一笑,装模作样地长叹一声:“做孽哟!”

流言传到蔺晨耳里,方迎了娇妻进门,正春风得意人模狗样的蔺大少爷简直要以头抢地以死明志。

“媳妇明鉴啊——!”蔺晨抱着一脸嫌恶的萧景琰哭天抹泪,“我我我跟那两个女人绝对一点关系都都都没有——”

萧景琰虽然坐了几天大少奶奶的位子,却仍旧改不过来小厮那服服帖帖逆来顺受的性格,他垂着眼眸,平平淡淡地说:“如果少爷想迎娶女子的话,景琰是不会介意的。”

蔺晨一口恶气堵在胸口,哭丧着脸猛摇萧景琰的肩膀:“景琰景琰,你不爱我了吗?”

“爱,”萧景琰把头埋得更低,“景琰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就是少爷。”

“景琰景琰,那你怎么不吃醋啊!”蔺晨声泪俱下地哭诉,一张大饼脸异彩纷呈,甚是好看。

“吃醋……?”萧景琰困惑地抬起头来,却在目光触及蔺晨那副傻了吧唧的表情之后又飞快地垂了下去,“景琰不敢。”

“不行啊景琰,你必须敢啊!”蔺晨急了,双手扶着他的面颊强迫两人对视,那双雾蒙蒙的鹿眼中氤氲着的隐忍和悲伤看得人揪心地痛,“你是我媳妇,知道不?”

萧景琰愣愣地点了点头。

“媳妇看到相公和别人在一起就会吃醋,是不是?”蔺晨继续循循善诱。

萧景琰犹豫着点了点头。

“你看到我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会不会不高兴?”蔺晨温柔而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怀中人懵懵懂懂的大眼睛。

萧景琰手足无措地搅弄着自己的衣角,死死咬住下唇。

“别怕,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乖。”蔺晨轻柔地吻了吻萧景琰的额头,“你是我媳妇,我是你男人,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萧景琰这才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景琰……不喜欢少爷碰别人。”

“哎,这就对了嘛!”终于点亮爱人“吃醋”这项技能的蔺晨简直大喜过望,“只有景琰吃醋了,我才能知道景琰是一直喜欢我的,明白不?”

闻言,一直似懂非懂的萧景琰终于拉下脸:“少爷……怀疑景琰变心了?”

“哎呀不不不,”蔺晨眼瞅见要坏事,赶快把人揉进怀里搓捏揉弄一番,直弄到萧景琰晕头转向双眼迷离气喘吁吁才罢了手,“这叫情趣,懂不?性龘福生活是需要情趣来调剂的。要是哪天景琰和别的男人走得很近,我也会吃醋的,知道吗?”

“景琰不会的。”萧景琰终于漾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甜的蔺晨心都要化了~

但是,当时的蔺晨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为自己立了这么大的一个flag。

 

初春三月,新雨润惊蛰,草长拂烟霞。点点桃红染了青墙黛瓦一抹艳丽的脂粉,小桥流水映了水榭亭台两边嫣然的黛眉。虽有阴雨霏霏连绵不绝惹人厌烦,但这天地间都染了新绿的时节却是江南最好的景致。

蔺晨专门找那算卦的挑了一个雨后初霁草长莺飞的黄道吉日,打算带着新过门的媳妇去拜访梅长苏。

临行前,萧景琰一脸不解地看着蔺晨那苦大仇深的倒霉模样,十分好奇:“少爷为何如此不情不愿?不是去拜访故友吗?”

蔺晨随手挥开折扇挡住脸面,万念俱灰:“我倒宁愿不曾认识这个冤家……我有预感,今日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萧景琰仔仔细细地挑了几件风雅的玩物包好,轻笑起来:“看来少爷和那梅长苏梅公子的感情很好呢。”

蔺晨大惊失色,一把将萧景琰揽在怀里:“景琰!你别生气!我俩是清白的!什么关系都没有!”

萧景琰:“……”

二人轻车简从,不多时就到了苏府。萧景琰瞅着府门上的牌匾一脸奇怪:“为何梅公子姓梅,府邸却叫做苏府?”

蔺晨一脸木然:“他有病。”

萧景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牵过蔺晨的手轻轻拍了拍:“何必这么紧张?轻松点。”

蔺晨嘎吱嘎吱扭过头来,神情肃穆:“你亲我一下。”

“哎呀!”萧景琰霎时红了脸,“大庭广众之下的,不像样。”

“那就我亲你一下。”将不要脸贯彻到底的蔺晨箍住萧景琰的肩膀就势要亲,萧景琰也半推半就的任由他去了。就在两人心意相通就要唇齿贴合的时候——

“哎呦喂~光天化日之下这么秀恩爱真的好吗~”

萧景琰立刻躲了开去,羞得恨不得钻到地缝里。

蔺晨咬牙切齿地看着倚在府门口那一脸调笑的风流公子:“梅长苏,你故意的!”

“哪有~”梅长苏娇羞地冲着蔺晨比了个兰花指,之后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变了一张脸,换成那副玉树临风雅人深致的人畜无害样貌,彬彬有礼地对低着头的萧景琰行了一礼,“这位——想必就是景琰了罢?”

萧景琰羞得紧了,忽闪忽闪四处乱瞟的大眼睛甚是惹人怜爱,听了梅长苏的话,他不得不窘迫着略略抬头——

“小殊!!!”

手中的包裹哐然落地,萧景琰瞪大了双眼怔愣地看着梅长苏。

蔺晨和梅长苏都被萧景琰的反应惊呆了,他俩面面相觑,都是一头雾水。

“你俩……认识?”

“没有啊!”梅长苏也是丈二和尚,回身小心翼翼地问那兀自发愣的萧景琰,“景琰……是不是认错人了?”

“小殊……小殊……”萧景琰喃喃,声音都带上了低低的哭腔,他死死盯着梅长苏,直看得这天不怕地不怕的金陵第一鬼机灵浑身发毛。

“景琰——怎么了?”蔺晨急欲走上去安抚情绪激动的媳妇,却被萧景琰一把甩了开来。接着,蔺晨就眼睁睁地看着萧景琰向着梅长苏飞奔而去,直直扑进他的怀里。

蔺晨整个人都懵逼了,他觉得自己和天地一样绿。

梅长苏战战兢兢地托着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可人儿,求救似的望着蔺晨。

蔺晨木然地摇了摇头。

梅长苏心惊胆战地摸了摸萧景琰的发顶:“景琰……萧公子……你认识我?”

“小殊!”萧景琰猛地抬起头来,一脸伤心欲绝,手里还死死攥着梅长苏的衣角,“我就知道你还活着!——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萧景琰啊!”

梅长苏也懵逼了。

三人异彩纷呈的吵闹很快便吸引了街上的八卦群众驻足围观。眼瞅着路人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甚至编出了什么蔺恶少强抢良家妇男,新人当街见原配的狗血故事,梅长苏只感觉头皮发麻眼前发黑。

他一咬牙一跺脚,打横抱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萧景琰,冲着彻底死机的蔺晨大吼一声:“先进府!”

蔺晨机械地跟了进去。围观群众的议论和眼光刀刀见血,万箭穿心一般将他捅了个千疮百孔。

景琰……

你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呢?

终于进了府,梅长苏一边轻声细语地安抚着抓住自己死死不肯松手的萧景琰,一边冲下人使眼色让他们给冻成冰块的蔺晨回魂。一番手忙脚乱的折腾之后,梅长苏总算把两个不让人省心的祖宗安排在坐垫上给他们倒茶。

蔺晨也终于缓过劲来,木着脸和梅长苏一道听仍旧激动到不能自已的萧景琰语无伦次的叙述。

在梅长苏的循循善诱之下,两人总算把前因后果理清了个大概。原来萧景琰有个竹马叫做林殊,两人从小到大都是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哪知就在五年前的一日这个林殊独自上山打猎,之后却再也没有回来。村里人都说他是被狮子老虎一类的野兽咬死了,萧景琰偏偏不信,背着父母从穷山窝窝里跑出来四处寻找林殊的踪迹。他在这一路上吃尽了苦头,最终流浪到金陵城里被人贩子抓了起来。

讲到最后,萧景琰泣不成声地拉住梅长苏的衣角:“你和小殊很像……无论样貌还是气质……小殊——我终于找到你了!”

梅长苏拼命忍受着蔺晨简直能把自己杀死的目光,温柔地注视着哭得双眼通红的萧景琰,柔声道:“景琰……你恐怕是认错人了,你认识的小殊不是我——你看,我对榛子过敏!”

“小殊也是!”萧景琰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卧槽……梅长苏和蔺晨同时在心里骂道。

“那……我有钱!”抓耳挠腮的梅长苏指了指放在桌上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这是我的家产!”

“小殊一直想要一颗这么大的夜明珠!”萧景琰再次扑进了梅长苏怀里,死死抱住眼前人的腰,“这些年我一直在给你找……没想到你竟然自己找到了……小殊!”

WTF!

蔺晨脸都绿了,他冲过去一把将萧景琰从梅长苏怀里拽了出来,恶狠狠地将他甩在地上。

“萧景琰!你认错人了!他是梅长苏,不是你那个什么林输林赢!”

萧景琰红着眼睛蹦起来:“你凭什么侮辱小殊!我找他找了这么多年,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团聚!”

“我才是你相公!我不准你碰别的男人!”蔺晨陡然拔高了声调。

“你太过分了!蔺晨!”萧景琰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冲着蔺晨吼了回来。

“你——!”失去了理智的蔺晨怒火攻心,一巴掌就想扇过去。

“蔺晨!”梅长苏一把抓住他的手,厉声呵斥,“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

“你——”蔺晨双目血红地瞪着眼前两人,一口气生生吞了回去,喉咙里泛出干涩的铁锈味。良久,他怒极反笑,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连两圈,“好好好——原来我才是多余的那个!我走!”

萧景琰一下子愣住了,他没有料到蔺晨竟会有这么大反应。

眼见蔺晨就要跨出内室,萧景琰急忙追上去抓住蔺晨的袖子:“——少爷!”

正欲迈步的蔺晨停了下来,他微微侧过头,声音一片森寒。

“从此以后,你不用再叫我少爷了。”

说罢他一把甩开萧景琰的手,大步流星地跨了出去。

“少爷——!”萧景琰大脑一片空白,他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蔺晨逐出家门!

少爷——就是自己的一切啊!

萧景琰跌跌撞撞地想要扑过去,却一下子重心不稳摔在地上,膝盖磕在冰冷的地面传来钻心的痛。但他咬着牙,拼了命地抱住蔺晨的双腿。

“少爷——!不要赶景琰走!”

蔺晨有些不忍地停下脚步,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但是却没有回头。

“景琰……我和那个林殊,你选一个罢。”

正死死攥住蔺晨裤脚的萧景琰浑身一僵。

等了一会,不见有何回应,蔺晨撇撇嘴,凄凉地笑了一下:“你看,景琰,你还有执念。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好好冷静下吧。”

说罢他挣脱开来软倒在地的萧景琰,逃似地离开了苏府。

萧景琰冲着蔺晨愈行愈远的背影绝望地伸出手,直到再也看不见那个决然的身影。他狠狠一拳砸在地面上,终于抑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

 ——————————————————————

千万不要说我OOC……毕竟私设如山啦嘿!

喜欢的话请留言想要什么play,尽量满足大家<( ̄ˇ ̄)/


评论(48)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