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楼诚/蔺靖ABO】料青山 10

楼诚+蔺靖ABO,注意是只有蔺靖ABO哟。

采用A=乾元,B=中庸,O=坤泽的说法。

只采用琅琊榜里的一些设定,但是情节内容与琅琊榜并无关系。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偌大的卧房内只有自己一个人。他浑身像被马车碾压过一般疼痛而疲软,后面那处却并没有异物残留的感觉,看来是被蔺晨仔细清洗过了,只剩下令人坐卧难安的木涨,随着身体的动作传来不甚鲜明的痛觉。

室内若无若无的腊梅冷香也发生了些许变化,馥郁芬芳间夹杂着草木清苦凛冽的气息,丝丝入扣地交融在了一起。沉溺久了,给人以身陷花海的恍惚错觉。

萧景琰瞪着屋顶的轻纱帐子,耳尖随着回忆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最后羞得急了,抬起手臂捂住了脸。

自己……竟然真让那人落印了。

昨夜欢龘爱时自己的放龘荡模样不受控制地霸占脑海中。坤泽的本能迫使他放弃了一切尊严和矜持,心甘情愿地趴伏在床上,呻龘吟着抬起臀部,渴求着被狠狠地进入和翻搅。蔺晨精壮有力的腰身,不知疲倦的顶弄,一次又一次激射而出的白龘浊液体,自己贪婪索求的饱胀小腹……

萧景琰羞成了一只煮熟的虾子,悲愤欲绝地滚进柔软的被褥中,却又因过于剧烈的动作扯痛了某个使用过度的地方。

“嘶——”

他呲牙咧嘴地捂住腰,挪动着想从床上下来。修长莹白的双足点在铺着柔软红毯的地面,萧景琰悲壮地抱着长痛不如短痛的想法,深吸一口气,猛地站起身,然后便惨呼一声直直跪倒在地。

“景琰——!”听着房内巨大响动的蔺晨急急冲进屋内,心疼地一把捞起地上满腹委屈的萧景琰,“你怎么下床了?——伤还没好利索呢!”

“还不都怪你!”萧景琰咬牙切齿地瞪着蔺晨吃饱喝足的禽兽嘴脸,挣扎着试图自己站起,“……我要如厕!”

“哎呦,你看你这两条腿抖得跟面条一样,哪里还走的过去。”蔺晨忍着没笑出声来,打横抱起羞愤交加的坤泽,“来,我抱你去。”

萧景琰争不过他,只得在他胸膛上恨恨地捶了一拳。

等萧景琰的一系列个人卫生问题全部解决之后,蔺晨又把他抱回了床榻。他温柔而不由分说地捏好被角,假装没有看见那双叫嚣着抗议的圆睁鹿眼。

“情潮可是要持续个三五日的……你还是在床上乖乖养精蓄锐的好。”

一句话出口,方才还生龙活虎的小狮子咻地一下蔫儿了下来,将头死命地往枕头里埋,恨不得就此消失在被褥中。

蔺晨大大方方蹬鞋上床,轻而易举地将背对着自己的萧景琰挖出来抱进怀里。他知道怀中心高气傲的坤泽只是一直拉不下脸面,却忍不住地起了逗弄的心思。

“景琰……你后悔了吗?”

脸上还在发着烧的萧景琰听到蔺晨略带寂寞和悲伤的话语,心中不由得一紧。正犹豫着想向蔺晨认错,却陡然感觉浑身一轻,身旁人竟窸窸窣窣地下了床。

“既然景琰不愿意……”

“蔺晨——!!!”

恐惧和无助瞬间攫取了萧景琰的神智,他猛地转过身来拽住蔺晨的袖子,惶恐地看着眼前人决绝的背影。

难道蔺晨又要抛弃他了?像五年前那样不告而别,从此杳无音讯再不相见——?!

正为自己的计谋得意洋洋的蔺晨骤然听见萧景琰几乎破了音的嘶吼,还没等他回过神,便被身后一股大力踉跄着拽了回来,重重倒在床上。

接着迎上来的,是萧景琰狂乱而哀求的吻。

“蔺晨……蔺晨……别走……”萧景琰低低地抽泣着,不得章法地吻着身下人每一寸皮肤,双手胡乱地爱抚着身下人的敏龘感部位,青涩而疯狂地取悦着自己的乾元。

“景琰!”蔺晨震惊地看着身上人眼泪珠串一般往下掉,献祭似地将柔韧湿热的舌尖探进自己的口中,心疼到抽搐颤抖起来。

自己……怕是从来没有给过景琰一份安心的承诺罢……

“景琰——别怕!”蔺晨将泪眼迷蒙的萧景琰紧紧箍在怀里,制止了他自虐般的行为,一遍又一遍轻柔地安抚哽咽着还死死抓住自己衣襟的坤泽,“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成心逗弄你……别哭了啊,乖~”

萧景琰却像把这五年来的份都哭回来一般,泪水不受控制地从雾蒙蒙的鹿眼里溢出,一滴滴地落在蔺晨的袍袖上,晕染出一片斑斑驳驳的暗痕。

他把头死死埋在蔺晨温暖而坚实的胸膛,被抽泣打断的语调凌乱而破碎,“你……当初为何要离开?不告而别……杳无音讯……一走就是五年……”

蔺晨手下的动作未停,心里却是渐渐冷却下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萧景琰解释——自己同琅琊阁一道被迫为大渝效力?纵使之前都在渝琛那里蒙混过了关,如今秦般弱出人意料地叛变——却当真让他手里染上了大梁百姓的鲜血!

蔺晨痛苦地闭上眼,一言不发。

他又有什么权利去奢求萧景琰的信任呢。

萧景琰却感受到了蔺晨冗杂而烦乱的思绪,他摸索着爬上来,抚上蔺晨的脸颊。双眸还因为方才的哭泣红彤彤的,却闪烁着澄澈而明媚的光芒。

“蔺晨……你有你的难处,不便说就不说了……只要你回来了便好。”

蔺晨直愣愣地望着萧景琰荡漾着自己面容的干净乌眸,秋水般波光粼粼澄澈见底,就如同狂风骤雨初歇后突然间拨云见了日——嫩芽生长般满溢了生的希望。

蔺晨霎时间心念一动,发疯般地吻了上去。

被翻红浪,情难自禁,等到两个人又一次偃旗息鼓,萧景琰累的连眼睛都睁不开了,窝在蔺晨怀里低低地喘着。

“蔺晨……你又弄在里面……”

“景琰……”虽有美人在怀,但是繁杂的思绪毒瘤一般,扎根在脑海便挥之不去。蔺晨满眼复杂地望着萧景琰还未褪去潮红的面容,犹豫着开了口。

“这次战役……是琅琊阁对不住你。”

怀中人还未从情潮中缓过神来,待他反应过来蔺晨说了些什么,霎时间浑身一僵,瞬间睁大了双眸,眼中一片冰寒。

“蔺晨!”他惊怒交加,声音都颤抖了起来,“你可知此次开战,我大梁死伤了多少士兵和百姓——!你——”话说到一半,他却又咬着唇停了下来,“你——你不知道,对吗?”

蔺晨悲戚地看着萧景琰祈求中带着希冀的神色,死死咬住了牙关。

“蔺晨!”萧景琰猛地抓住了神色晦暗不明的蔺晨的前襟。

半晌,蔺晨终于艰涩地开了口。

“我……不知道……”他迎上眼前人泛着血丝的双眸,喉咙里泛起令人作呕的厌恶感,“但……却是由我的失误引起……”

萧景琰倒吸了一口凉气,撑着身坐了起来,仿佛有桶刺骨的冷水浇在了头上,激得他浑身一片冰寒。

“蔺晨……给我一个解释。”

蔺晨也缓缓撑起了身,半阖着眼,声音干哑而艰涩。

“阁中的一名女子叛变了……把情报透露给了渝琛。”

“叛变……这不是你的错——”萧景琰嘴里喃喃地复述着,似乎能从中得到一丝侥幸的慰藉。突然,他好似回忆起了什么,急迫地抓住蔺晨的肩膀,“等等——你说渝琛——?你可认识他那个叫靳阳的国师?”

当头一棒!

蔺晨只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手心里渗出黏腻而冰冷的汗水,秘密梗在喉咙中,吞不下去吐不出来。他无法欺骗萧景琰,却不得不在此事上编造一个虚妄而罪恶的谎言。

“蔺晨,你说啊!”萧景琰几乎是染上了哭腔,“他说他同你交好,又说琅琊阁背叛了大梁,究竟是不是真的!”

蔺晨恍惚中只看见自己麻木地抬起头,嘴角扯出一个虚假的笑容,眼神却悲哀得就要哭出来。

“我怎么会认识大渝的人呢,这却是他的污蔑了。”

他看着萧景琰舒了一口气似地放松下来,眼角带着急迫而慌乱的笑意。

“我就说罢……”

景琰是如此地希望能够信任自己……

那一刻,蔺晨清楚地感觉到,两人之间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再也修补不回去。

 ——————————————————————

等等……说好的你侬我侬呢!怎么不见了?!

那岂不是要加快进入虐的步伐了?!

我还没准备好啊qwq


讲真,第一次被锁,不知怎么应对,不愿意贴图,也不想为了某几个字眼弄个微博。所以按对付度娘那套办法和谐了一下,不知管不管用。如果你们能看到这篇,请点亮小红心和小蓝手~(づ。◕‿‿◕。)づ

评论(9)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