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皑

骑在墙头,挖坑能手
如果不连贯就是因为有车屏蔽了,特殊时期大家理解一下,鞠躬!

【楼诚/蔺靖ABO】料青山 05

楼诚+蔺靖ABO,注意是只有蔺靖ABO哟。

采用A=乾元,B=中庸,O=坤泽的说法。

只采用琅琊榜里的一些设定,但是情节内容与琅琊榜并无关系。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

“鹊扫浮云开,鱼跃红日来。国师,你说是不是?”

连着三日延绵的冬雪终于停歇,阳光挤挨着从云层中渗透下来,映得一城白瓦红梅格外艳丽。

蔺晨木着一张脸:“陛下,您御花园里的池子早冻上了,鱼跃不出来。”

“无碍无碍,”被拂了兴致的渝琛也没恼,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朕想让它跃,它就得跃,难道国师不相信朕的能力吗?”

“臣信。”蔺晨木然地看着曼妙婀娜的宫女鱼贯而入,山珍海味琳琅满目地摆了一案。

“这就像今日的宴席,”渝琛慵懒地靠在龙椅之上,眯起眼看着走进殿门的坤泽,“朕要他来,他不得不来。”

蔺晨全身骤然紧绷起来。一眨不眨地盯着来人的方向。

待萧景琰走进,二人的呼吸均是一滞。

这简直是天赐的美色!

牙白的绫锦上绣着繁复而精巧的翠竹色纹饰,细看来应是兰石墨竹的图样。狐皮大氅拥着萧景琰瘦削清冷的面容,衬托出一份雍容华贵之感。萧景琰就如同那冰封千里的皑皑白雪,高洁而气势磅礴。

“朕真是好眼光,”渝琛笑着拍了拍手,“这衣物简直衬极了靖王。如兰如菊,宁摧不折。”

许久没听到自己封号,萧景琰楞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寄人篱下,不得不低头。”

渝琛示意宫女将其领到与蔺晨相对的坐席上:“这几日朕和国师着实有些怠慢靖王殿下,还是要先陪个不是。”

萧景琰这才注意到国师的存在,只见他今日换了一身暗朱色的金罗蹙鸾华服,配上了金丝镶边的面具,却是与那日好似蔺晨的错觉相差甚远了。

蔺晨本想偷偷抬头瞥一眼萧景琰,却没料到他也正好看着自己,四目相对之下,不得不起身打了招呼:

“靖王。”

“国师。”萧景琰点了点头,“我不曾听闻大渝还有一位运筹帷幄的国师。”

“这——”明知有面具遮着,蔺晨还是没来由地惶恐,只得尴尬地胡乱应着,“我本不喜朝堂,此番是不得已而为之。”

渝琛朗笑着插进话来:“朕为了逼迫国师出山,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硬生生地毁了国师戢鳞潜翼的闲散生活。”

“枕流漱石寄情山水……”萧景琰略略低头,似是回忆起了故人往事,“先生本是好性情,为何偏要涉足这朝堂墨池?”

被萧景琰一双不带情感的硕大鹿眼瞧着,蔺晨有些莫名的难过。

萧景琰也没有期待蔺晨的答话,只是心里生出几分对这国师的好感。他再次点点头,便折回落座。

渝琛命宫女给三人满起了酒:“朕与国师先饮一杯请罪。”

萧景琰也端起杯盏:“不敢。”

三人一饮而尽。

喝完了酒,渝琛命宫人再度满上:“靖王好兴致。朕本以为你会对朕冷眼相待,或是疑心朕在饭菜里下毒。”

“陛下无论如何都会留下我这条命吧,”萧景琰自顾自地用起了饭菜,“否则费尽心机地将我擒回来作甚?”

“殿下的确了解朕的意图,”渝琛赞许地拍拍手,“朕得了你这副筹码,定是要好好讨些利息回来的。”

“你觉得我会让你得逞?”萧景琰放下象牙筷,淡淡地指了指殿中的梁柱,“倘若真对大梁有危险,我宁可撞死在这里。”

“靖王殿下雄韬伟略,背后又有江左盟的支持,”渝琛哈哈大笑起来,“此番若不是有琅琊阁中人向朕泄露了机密——”

“琅琊阁?”萧景琰陡然一惊,霍地站起。

蔺晨失手摔碎了自己的杯盏。

“靖王殿下为何反应如此激烈?”渝琛微微前倾俯视二人,只见萧景琰面色一片青白,蔺晨虽有面具遮挡,但紧紧攥着衣角的双手已然青筋暴起,“想必殿下也知道这琅琊阁为江湖中立一派,此时为哪边效力也不算过分吧。”

“一派胡言!”萧景琰死死咬住下唇,咬牙切齿地瞪着渝琛。

琅琊阁——

有蔺晨在的琅琊阁,怎会与大渝串通一气!

一派胡言!

渝琛如同对待珍爱的玩物那般,肆意欣赏着萧景琰聚着森林晨间雾气的鹿眸和刀刻般线条分明的唇角,轻轻笑了起来。

“靖王殿下似乎对琅琊阁分外信任?”

萧景琰双目赤红,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反正——我不信!”

“哦,对,”渝琛把玩着手中的酒盏,泛着珍珠般璀璨光泽的纯酿轻轻地打折旋儿,“朕想起来,殿下似乎……与那琅琊阁阁主蔺晨熟识?”

萧景琰的胸膛因怒气剧烈地起伏着,并未答话。

“真巧,朕的国师与那蔺晨也有过几面之缘——”渝琛放下酒盏,转过头去望向蔺晨,“不如便让国师说说,朕的话是否属实?”

萧景琰霍地转头,看着蔺晨。

“靳先生,你同蔺晨交好?”

蔺晨被这招弄了个措手不及,心中霎时间闪过无数念头。

渝琛为何突然将自己捅出来?是为了惹怒景琰吗?还是意欲震慑自己?亦或,这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圈套?

萧景琰见蔺晨低下头,犹豫着不答话,心下已明白了个大概。一时怒急攻心,眼前泛黑,身上半好的伤也隐隐作痛起来。

理智告诉他,这叫做靳阳的人是大渝的国师,他说的话本就可能是谎言。但是,无论是当初初见那惊鸿一瞥的错觉,还是方才二人间的对话,此人都散发着一种淡漠高远的熟悉之感,让自己不自觉地去相信他。

就像——就像蔺晨一般。

“看来殿下是相信朕了?”渝琛眼中精光流转,“可否对故交感到失望?”

“……事出必有因。”萧景琰伸手扣住自己的肩伤,试图用疼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无论殿下是否相信,这都已成了事实。”撑着龙椅慢慢站起,渝琛冷笑着打了个响指,“琅琊阁……接下来就是江左盟。”

数名黑衣人豁然闯进大殿,齐齐向萧景琰攻去!

“景琰——!”骤变之下,蔺晨不由得惊呼出声,急欲上前相助。

谁知才一发动内力,蔺晨便惊觉丹田中空空如也,气息不受控制地在周身疯狂流转。

糟糕!着了道!

蔺晨的视线开始模糊不清,身躯好似灌铅般有千斤重,他踉跄着试图上前护住景琰,却还是挣扎着软倒在了地上。

“国师没想到,朕没给萧景琰下药,反而是你吧?”不知何时,渝琛踱到了蔺晨身后。看着软倒在地的蔺晨泛着怒火却又不由自主地涣散开来的瞳孔,渝琛装作惋惜似的长叹一声,“可惜朕反悔了。这坤泽,朕要了。”

……景琰!

蔺晨再也支撑不住,陷入了一片黑暗。

身陷重围的萧景琰并未注意到二人的变故,拖着半愈的身子堪堪应对着暗卫的攻击。这几人武功都极为高超,只是似乎碍着什么命令,并未对萧景琰痛下杀手。

发现这一点的萧景琰很快便利用起这份优势,招式间不要命一样向对方袭去。暗卫果然因此减弱了攻势,萧景琰便趁机卸了一个人的武器,持起剑与对方缠斗开来。

然而这般鱼死网破的进攻对身体的负担非常明显,左肩的伤口已经崩裂开来,身上还多了许多暗卫收势不住划出的伤痕。眼见着自己的身体愈发滞重,视野也模糊起来,萧景琰咬咬牙,干脆放弃了防守,直接冲着对方的剑尖扑去。

只能赌一把了!

果然,那暗卫身形一滞,竟硬生生地撤了自己的力道闪到一旁。

好机会!

萧景琰当即咬牙提气,趁着这个空隙飞身蹿向殿外。

煮熟的鸭子飞了!

渝琛霍然大怒,被猎物逃跑所激怒的乾元骤然爆发出飓风般猛烈的气息,强大的气场瞬间震晕了数个躲藏在暗处的坤泽宫女。

“给朕追!”

渝琛咬牙切齿地掀翻了桌案,乘着佳肴美酒的餐盘杯盏一片狼藉。

萧景琰,总有一天朕要你雌伏在身下!

 ——————————————————————

快过年了依旧在勤奋更新的lo主=。=

今天已经给包子想好了名字,然而什么时候揣上都遥遥无期呢【望天】

快百粉了,看到似乎有百分点梗的传统?到时候再开个贴。

请一如既往地喜欢乖巧可爱的我(づ。◕‿‿◕。)づ


评论(11)

热度(147)